【圓方集】泛民處境像跌市Short Put - 張宗永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8 02:00
■過去在香港爭取民主,空間有限,但付出也是有限,不用擔心牢獄之苦。但今時今日,在《國安法》的夢魘下,爭取民主就像在大跌市中沽了一個Put。 資料圖片

很多年前,我揶揄香港的民主派作為反對黨,有點像期權策略中Long一個Call Spread,賺不了多少,輸也是有限。文章出台後,在友儕間也曾傳為笑談。今天,泛民的處境卻徹頭徹尾像Short了一個Put。

Call Spread是甚麼呢?比喻說今天恒指是30000點,你沽了一個31000的Call(認購期權),同時間你買了一個29000的Call,那麼除去購買和出售期權的本金外,你的利潤分佈會是這樣的:當恒指徘徊在29000-31000的區間,贏輸基本上是和買了恒指一樣。當恒指衝上31000之後,利潤便會封頂,反之當恒指跌穿29000,損失便會止蝕。當日的意思是,在香港爭取民主,空間有限,但付出也是有限,你仍然可以安居樂業,更加不用擔心牢獄之苦(相比新加坡反對黨人動輒得咎)。

今天甚麼都不再一樣!反對政府措施很容易變了「分裂國家」,配票原本是所有政黨都會做,卻因為競選宣言包含癱瘓政府手段而涉嫌違反《國安法》。

只有downside沒有upside

這只有downside沒有upside的事情,難道不是像在大跌市中沽了一個Put(認沽期權)嗎?

在《國安法》的夢魘下,往後應該寫甚麼呢?《圓方集》本屬經濟版,香港這城市本來便是政不離經,經不離政,談經濟尤其是宏觀經濟很自然便沾上政治,而我對政治是有看法的。

讀者知我,本欄從來都不是賣激,在《蘋果》罵政府的作者還會少嗎?懂得罵、罵得比我更好的,大有人在。我只是希望帶給讀者一個比較嶄新和尊重事實的角度去看事情。我知道這種定位不一定能夠帶給讀者同溫層的感覺,但作者是自私的,首重「我手寫我心」,讀者的偏好只能放在第二位。

我心裏很希望能夠給手足一點鼓勵。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容我借毛澤東當年寫給柳亞子一首七律的兩句贈大家:「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