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銀行拒向離職員工發放固定花紅 CEO曾以「甜品論」辯解 員工感荒謬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9 00:00
天星銀行行政總裁姚文松。

由小米(1810)及尚乘集團出資的虛擬銀行天星銀行(Airstar Bank),正式開業不足一年已經爆出勞資糾紛。該行數名前員工向《蘋果》指控,受聘期間雖獲承諾兩個月固定花紅,但今年辭職時公司卻大玩「文字遊戲」,以僱員合約使用「may include」(可能包括)字眼為由,演繹花紅並不一定包括於固定工資(fixed pay)內。據了解,近月已有約10名離職中高層員工不獲本年度花紅,人均涉資逾十萬元。

有律師及人力資源顧問直言,該行既然將花紅包括在固定工資內,卻以含糊字眼「may」撰寫僱員合約,本身已有矛盾,有損銀行專業形象。

前員工Alfred(化名)向《蘋果》表示,入職天星銀行一年多,受聘時獲人事部口頭承諾有兩個月花紅,而上年3月的確曾獲按比例(Pro-rata)出花紅,認為「大家(員工)理解都係一致,即係人工係包括花紅先會入嚟做」。

不過,今年辭職時,公司卻指出花紅並非一定包括在內。根據他提供的僱員合約,天星列明薪酬包括固定及浮動兩個部份,固定工資「may include」(可能包括)基本薪金、津貼及相等於兩個月人工的花紅,後者視乎聘用條款和工作職責而定,惟合約中的聘用條款未就花紅有其他詳細闡述;而浮動工資則「可能包括」與業績掛勾的年終酌情花紅,取決於公司的酌情決定權和其他因素。

由此可見,僱員合約將兩個月花紅與年終酌情花紅明確區分,而包括基本薪金在內,所有薪酬組成部份均以含糊字眼「may include」撰寫。

另一位前員工Ben(化名)亦透露,當時離職時曾與人事部當面對質,對方親口承認「已經問咗法律部意見,係真係有confusion(含糊之處),所以你之後入職同事嘅合約條款已經更新。」Ben直斥:「依家真係confused到我啊,好明顯公司係知道有得拗,所以先改之後合約。」對公司做法感到相當無奈。

CEO「甜品論」解釋:畀埋甜品你仲要打包走

兩名前員工均指,天星直至去年仍有向當時離職員工按比例提供花紅,但自從新任行政總裁姚文松去年10月上任後就一改作風。

Alfred透露,姚文松曾在一個部門會議上向員工解釋公司處境雖然不差,但仍在努力階段,暫時不會派發花紅,又以「甜品論」解釋:「正如去到餐廳食嘢,畀埋甜品你仲要打包走,咁梗係唔畀啦」,引起在場員工不滿。Alfred直言上述比喻匪夷所思,認為花紅明明寫入合約之內,「就好似套餐包埋甜品,但搞到我哋屈佢要打包走咁」。

據了解,該行近月已有近10名員工辭職,包括營運、客戶服務、風險管理等部門,佔整體約一成人手,全數均不獲花紅,而且大部分屬於經理級。就本報所接觸的兩名前員工,每人所涉及的花紅均達6位數。

天星銀行由小米及尚乘集團合資,小米佔股9成,股本近15億,2018年7月成立至2019年底止蝕8,322萬港元;截至2020年6月底止半年則虧損近9,170萬港元。首任行政總裁為尚乘集團副董事長劉雪樵,但已於去年10月退任並擔任顧問一職;姚文松則自2019年12月加入天星擔任替任行政總裁,去年10月坐正。

本報就上述勞資糾紛及行政總裁言論向天星銀行查詢,該行回覆指,員工的薪酬條件是按合約條款而作出安排,個別事件該行不作評論。

律師:合約字眼過份含糊

有不願具名的律師坦言,合約中所有薪酬組合均以「may include」撰寫是過份含糊。「字眼上嚟睇係寫得太闊,連fixed pay都用may嚟表達太賴皮,但單單以英文文法角度理解,字眼上的確係講明不保證,係模稜兩可」。

安俊人力資源顧問董事總經理周綺萍亦認同,甚少公司會連fixed pay都未能承諾,一般應該使用「should」、「have」等字眼,認為今次事件有損銀行專業形象。「就算係酌情花紅(discretionary bonus),大公司通常都要寫明根據咩因素發放同埋點計數,例如列明農曆新年前俾等等。如果已經將2個月花紅放落固定薪酬,而又其實不保證,說法相當矛盾,離職員工係值得去勞工處爭取」。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