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論壇|美元真轉勢?(王良享)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7 00:00

1月5日美國民主黨勝出喬治亞州參議院席位,形成「藍色浪潮」,令國會順利通過拜登的1.9萬億美元救市方案。美國經濟增長有望於本年內再增加2.2個百份點至6.2%,於大國中僅次於中國。增長預期上升自然帶動通脹預期升溫,美國長期國債孳息率因而反彈。1月5日,10年期美國國債孳息率(下稱長息)從0.93%上升至1.05%,美匯指數同時於89.2見底;2月12日,長息升穿1.2%,一個月內上升0.44%至1.64%,美匯指數最高見92.46,兩個月內,美國長息反彈3/4厘的同時美匯指數上升3.6%。

美國長息反彈,資金回流買美債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但是在過去10年內當美國長息上升時,美匯指數卻沒有一定上升。2016年7月至2018年11月,美國長息從1.37%上升至3.23%,同期美匯指數從96上升至103後回落至96.8,2016年底美匯的上升是對「美國優先」政策的憧景所造成。2012年7月至2013年12月,美國長息從1.38%上升至3%,同期美匯指數卻從83下跌至81。從2011初至2016年底,美國長息從3.33%下跌至2.45%,美匯指數於該5年內卻從79上升至102。由此可見,美匯水平長遠未必與美國長息有正面的相連性。

其實過去10年間兩次美元大反彈均與美國本身利率無關,一次是2014年至2015年中,由於歐洲央行實施負利率及買債, 歐元兌美元從1.40下跌至1.0341帶動美匯指數從80反彈至95;另一次是2015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主動將人民幣兌美元貶值1.9%後,亞洲貨幣普遍下跌帶動美匯指數再上升11%。

過去一年內,美元從高位回跌,有四個因素:一、美國大刀闊斧減息1.5%,美元與其他貨幣息差收窄,企業從借其他貨幣回歸至借美元;二、避險情緒消退,美元避險需求消失,美股反彈持續,無「班資回朝」壓力;三、美國救市,政府出資,令財政赤字彈高至GDP的16%,長遠削弱政府應變能力;四、美國於過去四年內盡顯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令環球央行不想再增加美元儲備。

現在美國長息反彈,負息及央行執行大規模量寬的貨幣日圓、瑞郎與歐元兌美元已分別下跌6%、5.9%及3.4%,已反映資金流出買美債的效應,即上述第一因素的逐漸消退。但美國為維持股市、樓市穩健而不欲短期內加息,不會造成大幅避險美元需求;拜登政府兌現選舉承諾,硬著頭皮推出1.9萬億財政剌激,美國財政赤字短期內難回落;最近拜登政府雖然積極開展「睦鄰」的外交政策,但成果令人懷疑。由是觀之,上文所述,令美元走弱的第二、三、四個因素並無顯著改變,因此筆者相信,美元只是短暫反彈,中、長期弱勢未變。

不過,由於歐洲方面疫情進展慢,財政剌激(Next Generation)方案的資金可能要第二季尾才到位,美元可能要待第三季才有比較大跌幅。

星展香港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王良享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