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論壇|美國些許泡沬總比歐洲的負息陷阱好(王良享)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4 00:00
美國無人願意負上刺破泡沬的惡名,前車可鑑,2015年的加息及2017年縮表的後果,導致2019年後的零息困局,些許泡沬總比像歐洲的負息陷阱好。資料圖片

聯儲局上周「放鴿」,意圖明顯,是為美國股市打強心針及減低美元上升壓力。觀乎議息後長息仍彈上1.75%的13個月高,10年通脹掛鈎孳息亦上升8點子才回調,道指回調1.2%、納指亦下跌1.9%;高息債信貸利差擴闊15點了;美匯指數反彈0.6%;市場似乎不賣帳,回調後反彈。

新興市場經濟尚未完全復原,通脹上升又快過美國,若不提早加息,會導致走資。上周,俄羅斯、土耳其與巴西相繼加息,若爆發區域性金融風暴,將加速資金流入美債。事實證明,新興市場逃難資金流入美債,令美國長債息率回落至1.66%。

筆者執筆之時,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價為7.7850,早前一天,里拉匯價曾因為總統埃爾多安撤換央行行長而貶14%至1美元兌8.4707的接近歷史低位。土耳其股市兩天內累跌17% ,土耳其5年期信貸違約合約溢價報4.45%,較上周五高1.38%,影響所及,意大利及西班牙銀行股價亦大幅下跌,BBVA於周一下跌7.7%。

土耳其的問題是央行被政治凌駕,失去獨立性與可信性。去年疫症引起的衰退由各國政府極度加大財政支出克服,且不談央行印炒,因此未來兩年內,任何新興市場走資、貨幣貶值、干預無力都會成為市場焦點。

不過,今年是復蘇年,大部份新興市場都是商品出口國,只要通脹控制得宜,傷害應只屬短暫。各國政府債台高築,新興市場平均國債佔GDP水平高於70%,這是新常態,最終只能依賴稅收及通脹帶領走出困局。

市場歸咎過去兩個月的市場震盪於通脹上升,筆者不同意。2013年美國長息彈升引致股市崩盤、債市大跌時,需要參考的不是「名義」利率,而是減去通脹預期的「實質利率」。2013年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從1.7%上升至3%時,代表實質利率的10年期通脹掛鈎利率則從-0.7%急升至0.92%,升幅為1.62%,較長息的1.3個百分點升得還要多,反映當時市場懼怕通縮多過通脹。事實亦證明,當時美國通脹為1.4%,其後兩年內再跌至1.2%的五年半低位。

今天情況極不相同:第一,在疫症引起的短期衰退中並無任何通縮,去年核心通脹(Core PCE)最低為4月的0.9%,快速反彈至今年1月的1.5%,從1月5日至今長息上升0.71%,同期通脹掛鈎債券孳息上升0.44%,並無遠超長息上升幅度,屬正常;第二,今年是拜登執政元年,全藍政權,2015年時奧巴馬進入後兩年任期,國會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掌控,是跛腳鴨;第三,美國無人願意負上刺破泡沬的惡名,前車可鑑,2015年的加息及2017年縮表的後果,導致2019年後的零息困局,些許泡沬總比像歐洲的負息陷阱好。

美國資產在今次的長息上升第二回合為佔上風,2萬億美元基建是增長後盾,市場若出現避險情緒則美債受惠。

星展香港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王良享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