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Gut者言】馬照跑,兒童節照慶祝 - 徐家健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1 02:00
■ 抵制新疆棉嘅一個客觀效果,係佢兩大競爭對手美國棉同印度棉都同時得益。 互聯網圖片

「好兒童,好兒童,未來世界在掌中。若非今日勤準備,將來落伍憾無窮。好兒童,好兒童,而今國難正重重。後方多盡一分力,前方將士早成功。」創作這首《兒童節歌》的是民國時期的蔡元培,這位前北大校長當年還說過四月四日的兒童節,當名之為雙四節。

雙四節,我的情意結。今天還視「雙四」為兒童節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香港和台灣。是的,將來的世界完全靠兒童們長大後的活動。

一國兩制下,內地有內地慶祝的六一兒童節,香港有香港慶祝的四四兒童節。而今年的雙四節又別具意義,因為不管你慶祝哪個兒童節,保障兒童福祉,正正又與近日因新疆棉而引發的一連串抵制及反抵制行動關係密切。

以公權力管制「強迫勞動」的先驅,應該是1833年英國制訂的工廠法(Factory Acts)。年輕人,究竟有乜嘢動力驅使你喺環境惡劣嘅工廠裏面工作呀?因保障兒童的福祉之名,工廠法規範了英國紡織工廠僱用童工的條件,包括禁止工廠僱用9歲以下的工人,同時亦限制18歲以下的工人每天工作不得超過10小時。研究經濟史的行家,對監管史上地位重要的工廠法卻有不同解讀。我的一位師兄便認為,這是部份工廠老闆以本傷人的一招(strategy of raising rivals’ costs)。同樣是紡織業,保障兒童的工廠法大幅增加勞力密集的水力推動磨坊工廠的經營成本,其實有利資本密集的蒸汽推動磨坊老闆。

Babe質疑我別有居心:「慶祝兒童節,係愛定係責任呀?」我解釋甚麼是一雞兩味:「仲係利益呀。抵制新疆棉嘅一個客觀效果,係佢兩大競爭對手美國棉同印度棉都同時得益。」

徐家健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b.com/economics3.0/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