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禮物|大學生去洗碗鍛鍊甚麼?(吳明德)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3 09:00
吳明德認為《狂舞派3》中的官員,只為做show,卻忽視與年輕人溝通,跟現實的官員思維一樣。

在《狂舞派3》電影中,主角們是一班KIDA(Kowloon Industrial District Artists)。他們走在九龍灣工業區一起做他們最擅長的表演藝術,他們找到在一個比較便宜的環境去發展他們的夢想,其間「無心插柳」把工廈活化。然後,工廈又輾轉再變成一個另類文化地方。其實,看看一些公民社會,如台灣的「松山」和「中山」,周圍的地鐵站上蓋都充滿尊重年輕人的文化藝術發展。

相比香港,台灣人民享受著公民體制,市民和政府的關係是平等互動。如果香港政府懂得處理這個關係,政府只需要衷心聆聽這些KIDA的想法,再透過社福團體,不同渠道向他們解釋這區發展出來的得益是甚麼。然後,政府再表揚KIDA們在這裏投入的心血和精神,於情於理應獲得妥善補償,並提供相宜新區域再起風雲,事情就不會發展到「騎虎難下」的現況。

想起1994在美國銀行工作時的類似經歷,當時公司為省下顯著租金,決定將總行辦公大樓由中環搬往鰂魚涌office(租金便宜60%),在決策過程中得知員工諸多不滿,便直接在鰂魚涌office開展一層(3,000千多呎)作為canteen用途,並安排專車接駁中環至鰂魚涌交通事宜,令同事們覺得受到尊重,透過溝通化解矛盾,最終搬遷成功。

同一道理,如果《狂舞3》電影裡政府能夠從善如流,懂得用這類似方法與年輕人溝通,不但可以把這些年輕人的不同藝術細胞發揮,還能透過這些發展中取得的部份利益,成立發展基金支助他們搬往另一個舊寫字樓區(例如從九龍灣搬往牛頭角,牛頭角搬往荃灣)。過程中可以支援他們,令他們融入新的地方,重新建立新的社群。九龍灣KIDA便會覺得被尊重,同時一齊會響應協調做好搬遷的事。

反觀電影中的官員、發展商和利益團體們只顧在九龍灣舊工業區劃出當中一幅地,利用這班KIDA們做門面show,給社會大眾交代便算,卻完全忽略KIDA們真正想法,需要、尊重、藝術氛圍、個人所長及後續發展等……這正正反映現今政府為甚麼不能夠functioning的原因。更甚是政務司張司長居然在某一公開場合說︰「大學生可以去洗碗,鍛鍊一下!」可嘆張司長思維完全這樣的脫節離地。

現代管理之父Peter Ferdinand Drucker一生致力研究「如何令一個社會有率地運作」。他認為社會是由︰人、機構及社會本身而成,《狂舞派3》中的官員,發展商等决策人物只是為show「硬體」給公眾人仕,讓外人「看得見」他們是多麼地「關心和照顧」KIDA們的發展,事實卻忽視與年輕人溝通、解釋、協調、改善、修正並促進融合,令年輕KIDA們覺得不受尊重,最終將他們推向能幫助社會持續發展的「對立面」。

吳明德

資深銀行家,現職大學客座副教授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