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夜中環|最多(葉朗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4 22:12

直接插入心臟的劇痛,不是源於那句「我都話分手咯」,而是他那雙曾經盛滿溫柔的眼睛,如今竟然沒有半點留戀。

哭得死去活來了,抽搐的聲線終於吸到一口氣。

她向男友說出那句指定對白:「最多我改吖。」

連求情都不懂的人,才會說出一句:「最,多,我,改,吖。」

改就改啦,咩「最多」啫?

「最多」是甚麼時候用的?就是當你很不情願,但又想息事寧人的時候,你便會說「最多」了。即是你去茶餐廳食餐蛋麵,碗麵有條蟲,你話要投訴去食環署,然後個夥計唔想你咁做,佢就會話:「X!最多唔收你錢囉。」

「最多」的意思,包含了仁至義盡的無奈:我都唔想㗎,不過算啦,我都肯蝕底畀你,此為「最多」也。

「最多」是談判的用字,不是求情的用字。如果有人向我求情說「最多」,一定會反感。

回到那對男女的場景。

「你次次都話會改㗎啦,」男友覺得她越來越討厭,「end up咪又係成Q日check我電話。」

「我⋯⋯我⋯⋯」陰功,真係喊到漏晒口,但於事無補,「我真⋯⋯真係會⋯⋯會⋯⋯會改㗎喇。」

「冇用㗎喇,」男友反晒眼,「你畀我走啦。」

女生聽到這句,有如萬箭穿心,極痛之後還是極痛:「求吓你畀多次機會我,得唔得?」

完了吧,如無意外,但完歸完,是否有些地方值得深思。

為甚麼208日前,那個男生還是愛到每晚都要聽完她說good night BB才睡得着,如今竟然被對方苦苦哀求仍然無動於衷?

「點解佢會變成咁?」也許她回到家便會哭着問自己的閨蜜一個這樣的問題。

「啲男人係咁㗎啦,得到手之後就唔再緊你㗎喇。」回答一個沒有質素的問題,沒有質素的閨蜜當然也會給出一個沒有質素的答案。

變?

其實這不是一個愛情研討會,也不是一場男女辯論賽,而是一個self-reflection的機會,reflect到底你你我我有沒有陷入一個慣性想法——凡有問題,都是別人問題的慣性想法。

他有變嗎?可能沒有。Day 1問你,what kind of guy is he?你說 nice guy;Day 208再問你,what kind of guy is he?你才說pok guy。實情有機會是,Day 1 已經是一個 pok guy,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他有變嗎?可能有。但我們又有否想過,「他變了」是一個結果,而導致這個結果的,可能是「你變了」。以前他很溫柔,因為你很可愛;以前他很瘋狂,因為你很矜持;以前你不介意他有他的朋友,因為你也有你的朋友。

男人又好,女人又好,都是看重價值的動物。「黐身」減低自己的價值,「獨立」提升自己的價值;為自己着想減低自己的價值,為對方着想提升自己的價值;講嘢冇substance減低自己的價值,講嘢有substance提升自己的價值。

以上的「她」可變成「他」,而「他」又可變成「她」;值得看清楚的不是性別的問題,是想法的問題。

你的想法如何,你的人緣也必如何。下屬做錯了你交帶的事,有沒有想過是自己指令不清,而不是他沒有做得好?朋友向你隱瞞,有沒有想過是自己心胸狹窄令人不敢向你交代,而不是他有心騙你?經常說「係因為佢咁咁咁我先會咁咁咁」,不懂自我檢討是輸家的心理特徵。

就算對方是錯,都不要把對方想得太錯;就算自己是對,也不要把自己想得太對。

這一晚,我們在皇仁舊生會吃飯,三男三女,其中貌似友坂里惠的已婚女banker娓娓道出8年前那分手一幕,我們都聽得非常肉緊。

「你求佢畀多次機會你,之後佢講咩?」我忍不住問。

「我聽唔到佢嘅答案,」友坂說。

因為那位男友正要開口回答之際,突然有輛林寶堅尼停在環球大廈門口,引擎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惠惠!」下車的林寶車主,跑到哭成淚人的女生面前,那位本來寸到反晒眼的男朋友呆住了。

「佢⋯⋯佢係邊個?」陰功,輪到男朋友漏口。

「我係邊個唔使你理,」林寶王子一手拖着惠惠,「同我一齊走。」

林寶王子和惠惠向着跑車的方向走,男朋友無助地目送兩人。

上車後。

「嗱,佢仲望住我哋呀,」林寶王子說,「都話呢條橋work㗎啦。」

「如果佢以為我同你真係有嘢,」惠惠說,「以後唔睬我點算?」

惠惠在港大讀書的時候,其中一年去了UC Berkeley做交換生,認識了那裏的一位高材生,即是這位林寶王子。兩人無所不談,後來成為了「好姊妹」,彼此之間並沒有愛情。

到今天依然跟林寶王子無所不談的惠惠,說男朋友約她見面,她有預感是要跟她攤牌。惠惠不想失去男友,於是林寶王子獻計,在重要關頭出現,必定讓男友醋意大發。

「佢打嚟喇佢打嚟喇,點算呀?」

「信我,cut佢線。」

「咁如果佢唔再打嚟點算呀?」

「咁⋯⋯」林寶王子在紅綠燈前停下來,「你咪可以考慮我⋯⋯囉。」

「嘩,」我讚嘆,「冧死啦。」

8年前的林寶王子,便是惠惠今天的老公了,不過最爆都唔係呢樣。

我們來皇仁舊生會吃飯,席間當然有兩位皇仁舊生,而其中一位,便是當年那位寸到反晒眼的男朋友了。

「全靠你當年飛我,」惠惠舉杯說,「otherwise我都唔會知道自己嘅問題喺邊。」

懂得感激傷害過你的人,是真正的開悟了。

前男友低頭不發一言,真是怎樣也想像不到他8年前那個反眼樣的寸樣。

「唔好意思,」惠惠看着前度說,「冇經你批准,講晒我哋啲history出嚟,最多呢餐我請。」

報復的時候,竟然也可以說「最多」。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investMAN全新網頁 優雅登場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