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方集】半世紀的讀書緣 - 張宗永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9 02:00
■董橋的新作《文林回想錄》。 資料圖片

因為餓董先生的作品很久,一口氣讀完董橋的新作《文林回想錄》。書中提到張愛玲的舊作《張看》,湊巧我書架上有一本1979年版!我望着那永遠不夠用的書架,回憶起近半個世紀的讀書緣。

因為家裏有訂報的關係,我是看《明報》副刊長大的。副刊高手雲集,老一輩的有三蘇、項莊;中生代的有簡而清、黃霑、林燕妮,倪匡也用沙翁的筆名寫政論,我不大看倪匡的科幻小說,倒是喜歡他的政論,更欣賞他對反共的堅持和一針見血。

想當年,《明報》是擁有最多讀者的反共報紙。那年代也湧現一批年輕的女性寫手,有些一直風行至今,例如亦舒、李碧華、圓圓和蔣芸。曾任空姐的白韻琹當日號稱才女,曾和三蘇共撰專欄《三白書簡》。亦舒的小說我後來已很少看,覺得每一部都是重複《玫瑰的故事》,但她和李碧華的散文,文筆短小精幹,我今天仍是很喜歡。

歷史小說由高陽開始

大學時期開始追讀高陽的歷史小說,一部《翁同龢傳》寫盡書生誤國,亦開啟了多年來我對知識分子社會責任的興趣。真正開啟我對近代史濃厚興趣是一本小書叫《陳炯明傳》(康白石著,1977)。我性格偏愛悲劇英雄,陳炯明不容於國共兩黨,一生清廉,流亡後歿於跑馬地毓秀街(離我祖居很近)。這書影響我不再迷信勝利者寫的歷史。今天,當權者倡導的國民教育,正是混賬如斯!黃仁宇是我另一位看得頗多的作者,書生從戎,黃看盡國軍的腐敗,抗日豈有不敗之理。我後期看替汪精衞翻案的書,亦是緣起於此。

台灣《現代文學》的作家群,亦是我成長的一部份。最初追看的是白先勇和陳若曦,感其國破家亡的歷史感。後期,劉紹銘和李歐梵的作品我也看。白先勇得大名,夏志清的點評助力不少。夏的另一個點石之作,是將張愛玲由流行文學帶進學術的殿堂。張的作品,我看了一批(包括文首提及的《張看》),談不上大喜歡,嫌其瑣碎。

待續。

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兼亞太區總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