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夜中環|求分(葉朗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9 10:23
(蘋果新聞網)

面對疫情,很多生意人叫苦連天。但久不久,你我總會聽說過有些朋友,因為一些離奇的原因,偏偏在這個最壞的時候發了達。

是的,我身邊就有這樣的一個舊同學—— Ronny,真係一聽個英文名就知寸嘴。

意氣風發的Ronny,還公然在舊同學群祖奚落我:「唔知搵 private banker投資賺得多啲,定我賺得多啲呢?120% 一年,對你哋嚟講算難定唔難?

勝者為王,我當然不會在沒有贏面的情況下反擊,而且我深信,他如此囂張,從佛家角度看,其實就是種下口業。

因果自會懲罰他,我又何須多言。

想不到,隔了沒有兩天,Ronny 幾乎跪了在我面前。

「葉神,呢舖你真係要救救我。」

咁快輸晒?

「唔係呀,Amy 真係越嚟越 chur,噚日佢屈我同佢睇戒指,好彩我醒,特登唔帶銀包。但係咁樣落去唔係辦法,我真係可能俾佢迫到婚。」有錢有咩用,原來做人咁苦。

一直不是太明,迫婚是甚麼概念,到底點迫呢?

揸支槍指住你個頭,定係搵把刀準備𠝹入大動脈?

如果唔係,佢迫你結,你又唔想結,好簡單,學嗰位神棍YouTuber話齋,咪quit囉。

「飛佢?你估咁易咩。」算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都不想深究到底有何難處。

「唔明,」我問,「咁你想我幫你啲咩?」

Ronny 再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一喝而盡,看得我很心痛。

「你都真係夠兄弟,我唔開心,你個樣仲唔開心過我。」佢飲緊一支,我平時都會就住嚟飲嘅酒,佢仲要已經吹咗四份一支,我點可能開心?

「唔好再飲喇,我點幫到你呀。」

「你咪有個上師有求必應嘅,可唔可以叫佢教吓我點樣化解呢個劫?」

「上師係活佛轉世,」我實在覺得他的要求很荒唐,「點會教你呢啲嘢?」

「Marcus,」他竟然眼泛淚光,「我真係唔想同佢結婚,你可唔可以幫幫我,當係我欠你,當係我……」

「得,唔使再講,唔會再有下次。」

我發了一個訊息給上師,一路寫訊息一路罵自己為甚麼要應承他。

怎料上師秒覆:「慈悲沒有敵人。」

「喂大佬,」他 O 嘴,「唔明喎。」

佛學裏:慈是給予別人安樂,悲是解脫別人痛苦。

「即係點呀?」他繼續 O 嘴。

「即係叫你對人好啲囉。」

「我唔係問你呀,你問下上師啦。」

再發短訊過去,再次秒覆。

「既然你的朋友跟女朋友在一起不快樂,她又怎可能快樂?男的苦,女的也苦。對女的好一點,男的苦自然會沒有,女的苦自然也會沒有。」

去到呢度,相信大家同 Ronny 一樣,都聽到 O 晒嘴。

但Ronny竟然完完全全相信了上師,一點都沒有懷疑過他的忠告。靜思了好一陣子,Ronny 突然大力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好,既然都避唔開呢個劫,我決定由呢刻開始,對Amy前所未有咁好。」

神奇的事,就由他這個誓言開始發生了。

一星期後。

Amy 生日,幾個人去了 Ronny 的家為她慶祝。

晚飯吃完,Ronny 捧了一個蛋糕出來,是他自己親手弄的。

Amy 看到蛋糕,有點不知所措,原因並不是太感動,而是,根據Amy的朋友解釋, Amy一向很討厭忌廉這東西。偏偏,厚厚的忌廉鋪滿了整個蛋糕。

Ronny 不是有意的,而是他專注地跟著recipe整蛋糕的時候,完全忘了Amy不喜歡忌廉這個事實。他看到Amy的樣子,不停sorry,但Amy竟然突然展顏一笑:「傻豬,唔緊要呀。」

輕輕吹蠟燭,輕輕切蛋糕。

「我幫你哋分啦,」其中一個朋友提議。

「唔使,」Amy對著Ronny甜甜一笑,「我想食晒佢。」

「吓?」各人異口同聲。

一啖一啖,一層一層,慢慢地,但明顯毫不享受地,Amy 嘗試 K.O 整個蛋糕。然後吃到一半,當所有人正以為吃到目光呆滯的她正要放棄之際,Amy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把雙手插入蛋糕裏面,然後不停挖不停挖不停挖。

有些朋友被嚇得躲了在我身後,因為各人都以為 Amy 撞邪了。

「冇嘅?」挖到滿手忌廉的 Amy 沒有再挖,抬頭看著 Ronny 問,「點解冇嘅?」

「冇咩呀?」Ronny 不解。

「戒指呀!」滿口滿手滿肚都是忌廉的Amy咆哮。

Ronny 好像load了一陣,然後大笑起來說:「吓?你以為我放咗隻戒指喺蛋糕裏面,同你求婚吖?」

人,一旦太在乎,是會蠢起來的,恨嫁的女人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捧著肚子大笑的Ronny,顯然沒有注意到Amy殺氣騰騰的向著他衝過去。

「Son of a bitch!」Amy把剩餘的忌廉蛋糕壓了在 Ronny 的臉上。

Ronny 被推得往後退了幾步,終於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八婆,」他從地下站起來說,「我咁辛苦整個蛋糕畀你,你咁對我?」說時遲那時快,蛋糕已經反壓了在 Amy 的臉上。

就這樣,一個斗大的客廳便變成了一個 cream fight 的擂台。

眾人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分開,再幾經辛苦才把Amy帶走。

被拉到門口的Amy,臨走前目露兇光地說了句:「We are over!」

門終於關上,剛才發生的一切太不真實。如果不是現場滿地的忌廉,也許我會懷疑剛才只是一場夢。

屋內,除了我和Ronny,便是凝固的空氣。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

「Are you okay?」我搭著他的膊頭問。

他呆呆的樣子,突然綻起燦爛的笑容。

「原來慈悲呢條橋,」他緊緊的抱著我說,「真係 work 㗎。」

「What?」

「你睇吓我,」他仍然滿臉忌廉,「I am single again!」

咦,係喎。

喂,但慈悲並不是一條橋呢。

不過算啦。

種善因得善果,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一個疑幻似真的傳說。

直到發生在你身上,你才會知道,這個傳說,其實是一條通往福報的路。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