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禮物|Doing The Right Thing (吳明德)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1 13:07

1979 年初春期間,我正在讀大二,而三哥明欽在中文大學讀大三,油麻地避風塘因進行填海工程,須要將大部份艇户強行遷置上樓,但卻安置艇户往偏遠的安置區;三哥與我和一群社運青年,便組合一起,在十號風球下,協助艇户策劃反對行動,安排申訴及請願。警方由一個外國警司帶領,我仍清楚記得他名叫「威利」,他帶着警察和防暴隊包圍着我們十數帶頭青年,我當時有些擔心,但三哥叫我別怕,並說「做任何事都要有信念,要堅持 Doing The Right Thing,even though we might be arrested」。這次行動和經歷,種下我往後寶貴的做人處事的態度,也使我長大至今,都會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盡一點點綿力。從那時開始, Doing the Right Thing 便成為我重要的核心價值。

1980 年,我參加了尖沙咀基督教協進會青年外展服務計劃,每星期抽出八小時在基督教協進會有關的社區裡當外展社工,每月有250元的津貼。第一次工作任務是被派往大窩囗社區發展中心作「北斗星」的工作;主要是接觸屋邨內一些十三、四歲的邊緣青少年,他們大部份因為無心向學而游手好閒、無所事事。我與北斗星同工們主要是透過與這些邊緣青少年閒談、一起踢波,說說天南地北無聊事,慢慢建立信任,引領他們一步步重拾自信及自我認同;進而啟迪他們心靈,從而盡快脫離黑社會活躍份子,回歸正途,由於我們是社區中心的職員,那些黑幫份子也不敢對我們這班北斗星同工造次。

當中有一位十五、六歲的女孩,她叫「美玉」,在一間私立中學就讀中三,當時她的言行舉止十足十是一名「飛女」,在我們的薰陶下,她漸漸地疏遠那些黑社會的朋友,更完成中學課程,當上了導遊領隊。另一位邊緣少年,他的名字叫「奀仔」,當時很想去紋身,因為他覺得很有型、很威,在我們輔導時,我對他勸說,有些事情是可以錯,但有些事情則萬萬不能錯第一次,例如「吸毒」和「紋身」。以當時的技術,紋身是一生一世的,沒可能「今天紋,明天脫」。我們便提議他用貼紙紋身的那一種先嘗試,不喜歡時隨時可以脫下;那次他的悟性很高,接受了我們的建議。後來,奀仔完成中學後,加入了「獅子」銀行,由「櫃面」做起,經過多年的努力,十年後便被擢升為銀行分行經理。我們這班北斗星同工,在當時缺乏資源支援下,用身體力行的方法與黑社會鬥快搶回那些悟性較好的邊緣少年,回歸正途。

吳明德

資深銀行家,現職大學客座副教授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