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拾遺記 |建築師司徒惠的工程結構美學(黎雋維)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2 20:07

當我們提到一個地方最有象徵性的建築師,在日本可能會想到安藤忠雄,在英國就可能會是Norman Foster。而香港,我認為一定要數三個人:甘洺(Eric Cumine)、何弢和司徒惠。前兩者我在本欄文章都有介紹過。今次就輪到司徒惠。

司徒惠本來是讀工程出身。1930年代後期,於上海聖若翰大學畢業後,到了英國繼續進修。1945年司徒惠受國民政府邀請回國,參與長江三峽水力發電廠,以及廣東省滃江水力發電站的項目。1948年司徒惠回港執業。

雖然司徒惠出身自工程學的訓練,但他的建築設計,絕不亞於建築系本科出身的建築師。他的設計充滿美感之餘,亦往往因為他對於結構的深刻認識,而達到和設計造型互相配合的結果。現代主義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 所講的工程師美學(Engineer’s Aesthetic),在司徒惠的作品上就可以得到充分的體現。

其中一個例子,想當然就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上的科學館。司徒惠於1963至1978年,擔任中文大學的建築師。除了參與整個校園初步規劃之外,亦設計了當中不少的建築物。中大科學館的造型上猶如一個被凌空抬起的飯碗,完全展現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力量。這種對於結構力量的表現,亦正是六、七十年代最前衛的粗獷主義的典型設計手法。除了中文大學眾多建築作品之外,另一個可以清楚見到司徒惠的結構美學的例子,是1966年落成的北角循道衛理聯合堂。整個建築的屋頂的表面是一個好像摺紙一樣的折板結構(folded plate),可以加強橫向的結構強度,從而拉闊屋頂結構的跨度。屋頂的16條橫樑,透過Y形的結構框架,連接到八對立柱。整個結構都是外露在建築物之上,成為外牆造型的一個主要部份。充滿結構美學的外型,輕巧而均稱,令教堂添上了一份未來感,好像太空船一樣,降落在北角的小山丘之上。經過50多年的歲月,仍然沒有一絲老套陳舊的感覺。

司徒惠的一生可說是香港傳統精英的寫照。他曾任行政及立法局非官守議員,亦分別是港大和中大的榮譽博士,又獲政府委任為太平紳士,英國皇室亦向他頒發CBE勳銜。司徒惠屬於非常多產的建築師。在香港有非常多的作品。可惜的是,今天香港對於這一位曾經貢獻良多的建築師和工程師的討論並不多,他的作品亦如其他的戰後現代主義建築一樣,得不到評級和保育上的重視。

黎雋維

80後英國註冊建築師及建築歷史學者。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FB 專頁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