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沖人生】那些年的美好回憶 - 錢志健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1 02:00
■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於2002年在禮賓府演說,當時他在宴會廳的嘉賓名冊上簽名。政府新聞處圖片

現在是最壞的時代,還是要破地獄十八層,才可返回較好的時代?我的共產黨「半生熟」之交,急急在8月1日「鎖港條例」啟動前走人,說明了一件事,現在興「突襲」,做黨員沒有甚麼「優勢」可言,越接近權力,落馬機會也越快。

解決了家人、情人的安全問題,自己再繼續裝睡,這就是現代版的「新香港核心價值」? 坦白說,有權有勢的,也活在恐懼當中,執行者拿住雞毛當令箭,只有更核突。

回歸後的董建華及曾蔭權,你幾不喜歡他們都好,始終仍然觀感上會捍衞香港核心價值。2002年11月19日,朱鎔基總理在禮賓府的演說,一些精句,值得重溫:「幾十年來,香港的同胞,用他們的艱苦創業精神,創造了香港的繁榮和輝煌……香港的優勢並沒有喪失,她的競爭力,她完全可以憑自己的力量,克服當前的困難。」

香港要解決困境,朱鎔基就這樣說:「寄托於香港600萬的市民、特別寄托於我們年輕的一代、寄托於我們香港的大學生……如果香港搞得不好……香港在回歸祖國,在我們手裏搞壞了,那我豈不是成為了民族罪人?」演講的最後,朱鎔基還讀出港台《獅子山下》、黃霑寫的歌詞,還說:「我愛香港,謝謝!」這可能是香港回歸後,相對美好的回憶,當時還未有沙士、50萬人遊行抗23條立法等等。

保安局局長說到,80億元的國安撥款,不能公開,是「戰略秘密」,而立法會再沒有正常的反對派質詢,沒有適當制衡,這只會令商界及普通市民質疑,香港是否當街已是秘密警察?國安處處長被停職,同場只拘捕6名女子,無牌揼骨場實際是否「情報中心」,像周星馳《國產零零漆》一樣,無厘頭兼捉錯人?

在舊香港秩序,他們相信香港法庭,現在《國安法》凌駕於香港《基本法》,審理國安案件,不設陪審團。最後,香港的價值,就是和內地不同,急速地成為其中一個省市,也和鄧小平偉大的構思,完全背道而馳。

David Webb在港台一節目當中,評論在《國安法》下,壹傳媒(282)創辦人黎智英現股份及資產被凍結;律政司須證明,黎智英如何透過違反《國安法》而從這些資產上獲得利益?《基本法》的使用變了一個萬能Key,香港這曾經的國際金融中心,只會完全被弱化,最終淡忘。我也再難說聲,Happy trading。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mdehedgecenter@gmail.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