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經人】極權愛操控 智慧在群眾 - 羅家聰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02:00
■兩制精義在於市場經濟,而陸制偏偏就是事無大小皆由中央規劃。到底港英年代留下的積極不干預還有否價值? 資料圖片

編輯開題「大市場小政府不合時宜?」顯然,要毀香港,必先毀其「兩制」。兩制精義在於市場經濟,而陸制偏偏就是絕不放權予市場,事無大小皆由中央規劃,反正有的是人工智能大數據,無所不能了。是故近些年無論由政府用人、大學到智囊,均盡見干預規劃的意識形態甚至手影。到底港英年代留下的積極不干預還有否價值?

答此一問,先要回歸基本:為甚麼要相信市場?市場個體在理論上可以各不相干,但當各個體皆各為自身謀最佳福祉時,整體福祉竟然也自動最佳化了──此乃Arrow Debreu的經典理論結果。這種個體各為其政,但群體竟呈有效模式的現象,在大自然、動物界多的是,由樹木到魚鳥群皆然。三個臭皮匠已勝一個諸葛亮,何況無數個體?

然而,若無指揮的協調可以處理一切,緣何群龍不能無首而蜂有蜂王、蟻有蟻后?縱在人類史上也未嘗無統治者的狀態。得須承認,有些事項尤其是公、私利益衝突的,有協調好過無。不過這類事件或比想像中少,譬如無交通燈是否比有的意外更頻密呢?未必。又如創新、突破,由政府主導下會否有真的創新、真的突破?想想也知未必。

極權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去擴權,固然會藉此搞大政府。即使不是極權,觀乎歷史,又有否甚麼領域必須由政府主導才做得成或做得好?實話說,除了揮軍攻城搶領土外,不易想到還有甚麼。近代的很多科技突破其實都由市場的私企帶領、自由的學界主導。政府作用多在阻頭阻勢、劫富濟貧再分配,以修正市場過份的弱肉強食、汰弱留強。

所以,除公、私利益有衝突外,政府插手的第二個理由,是從人道立場保留弱者;但須知這是不符進化論的。除此之外,實看不到有大政府的理由,有亦政府自己話的,但無硬淨基礎。社會思潮會鐘擺的,今天市場失效,不等於政府插手就會更好。

羅家聰

lawkachung@gmail.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