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夜中環|煮題(葉朗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22:00

留住你一晚是運氣,留住你一世是學問,談戀愛如是,開餐廳亦如是。

曾經有個朋友的餐廳快將開業,嚷著要我去幫襯。

餐廳開業前不久的一個晚上,跟這個朋友在另一家餐廳吃飯,飯後甜點是糯米糍。

「好食喎,」他說,「係咩味呢?」

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如此明顯的菠蘿香味也嚐不出來?

「黃黃哋色,係咪芒果,」原來他真的嚐不出來。連芒果和鳳梨都分不出來的食癡(白癡個癡)開餐廳,有人願意開盤的話,一定賭佢一年內執笠。

好彩冇賭,結果12個半月後才結業。

沒有人說「識食」是一位餐廳老闆必須擁有的條件,但 common sense 真是萬萬不能缺少。

雄心壯志是應該有的,卻不能被雄心壯志矇住了視線,餐飲戰場上滿佈的屍骸是對任何一位準餐廳老闆的警惕;扣埋人工唔使蝕已經好叻,有幾多人投資了7位數字做飲食,最後20萬賣得番出去已經開心到笑淚縱橫。

有位居於香港的台灣富豪是一家高檔飲食集團的主要股東之一,他曾經說,餐廳要做得住,先要做對市場,而要做對市場,便要做對主題。

來自甚麼甚麼國家的米芝蓮級大廚或品牌是主題,拉麵牛腩麵車仔麵冰室茶餐廳珍珠奶茶等等等等又是主題。

做哪個主題才好?富豪說,「做自己人生的主題。」

受教了。

有些餐廳老闆的人生主題,叫「重生」。

瑪利曼中學出產過很多女神,廚神卻沒有幾個,這位叫 Tiffany 的女生可能是唯一一人。

灣仔的Jean May在疫情下誕生,賣的是講心多過講金的casual dining,但端上餐枱的菜色是馬會 Derby Room都被比下去的星級水準;想在Jean May訂枱食飯,最快要等到今年9月。

很多傳媒都報導過,主廚Tiffany曾經在投資銀行高薪厚職,但就是因為腦內生了一個血管瘤,所以醒覺到不能一生做不喜歡的事,於是毅然轉行做廚師。

坐在距離廚房最近的位置,可以一邊享受美食,一邊望著這位 Tiffany 全情投入工作。看著她笑著慢煮鴨胸的樣子,不由妒忌起來——上天給予一個人最大的禮物,或許就是一個令你醒又唔會令你死的血管瘤了。

又有些餐廳老闆的人生主題,叫「自虐」。

富二代搞餐廳應該怎樣搞的?應該像某家小姐那樣,在甚麼地方代理一個牛肉麵回來,在銅鑼灣租個靚位,在朋友圈中碌盡人情卡叫人過來光顧拍照,然後便沒有然後,好好好得閒嗰陣先落去兜個圈浦下頭。

同樣是在銅鑼灣的一家餐廳,這位富二代擺出的是另一種姿態。

有次跟朋友求其在銅鑼灣選了一個叫Moo Moo+的地方喝酒,坐底不久,「呯」的一聲,有客人不小心摔跌了玻璃杯,一地碎片。有個waiter拿起了掃把準備收拾之際,一位身穿白恤衫的男生對那位 waiter 說:「你去落單,等我執。」

高大靚仔不在話下,還要渾身書卷氣,掃起地來竟然技巧純熟。「嘩,」我的朋友覺得這位年輕人面熟,「條友做兼職做到嚟呢度?我喺觀塘個food hall食晏成日見到佢㗎。」

之後才發現,原來觀塘的food hall和銅鑼灣這家餐廳都是他開的店;再經查證,這位叫Wilson的,其家族是某位行家的大客,身家數以十億計。

係咪癲咗,富二代喺餐廳掃玻璃碎。

滿身銅臭的我,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巴結富二代的機會。「你咁有米,攞間franchise返嚟做仲好玩啦。」

他笑得很迷人,語氣卻非常認真:「香港人應該做番香港人嘅 brand 嘛,有一日外國人問番香港人攞個franchise嚟做,你話幾威。」

還有些餐廳老闆的人生主題,叫「唯美」。

為同事慶生,餐廳我都選好了,壽星女卻問大家:「你哋介唔介意去旺角?」MK是香港的一部份,當然願意到極點。

去到餐廳,打扮得一身仙氣的壽星女坐立不安似的;舉頭的時候左望右望,低頭的時候那濃濃的睫毛則在微微閃跳,明顯在等待什麼。

其實餐廳在太子,但看得出老闆還是竭力地希望擠出一些MK的味道,但MK得來又有點王家衛的 2046,牆上懸著的霓虹燈字體好像在某個失落的時空似曾相識;每一寸空間都有玩味,每一個細節都想吸睛,老闆應該是個唯美主義者。

餐廳的名字是張國榮的一首歌名——「芳華絕代」。

「喂,生日快樂。」突然有位長得像中田英壽的男生在壽星女的肩膊上拍了一下,她緊張的門牙幾乎把沙嗲的竹籤都要切斷了。

原來他就是芳華絕代的老闆,原來他就是那位唯美主義者,原來他就是她一直在等的人。

他叫 Norman。

還有更多「原來」。

原來 Norman 是港大畢業的 architect,原來餐廳由他負責設計。

原來同事與 Norman 在港大認識,原來同事一直暗戀他(這個是我猜的)。

「係呀,我哋嗰陣好有緣,」Norman 回憶著,「大家唔同 faculty,但我成日都見到佢。」

「你成日見到佢,」我看透世事了,「咪即係佢成日吊住你尾囉。」

話音剛落,壽星女在枱底狠狠的踩了我一腳,眼神仍然帶著仙氣。

然後,有另一股仙氣突然飄了過來,有對白滑的玉手繞在Norman的肩膊上。同事看到這個女的,極度不自然的hi了一句;這一句hi,像一壺滾水倒進冰桶內,響起了噼哩啪啦的碎裂之聲,應該是心碎的回音。

故事最後的「原來」,是原來Norman有女朋友。

自虐、重生、唯美,其實是人生一步一步的必經階段,希望最終可以做到芳華絕代。

所謂「芳華絕代」,就如黃偉文寫的歌詞一樣。

「顛倒眾生,吹灰不費,」人只要有自己的主題,就算再微不足道,都可以「艷與天齊」。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點擊即睇《Bitcoin投資入門手冊》

一書盡覽新手必讀資訊

-----------------------------

【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