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1年09月24日

社區人情:陳奐仁音樂在中環

新加坡音樂人陳奐仁(Hanjin)7年前隻身來港闖天下,落戶中環雲咸街唐樓開設錄音室,如今業主易手,租約期滿臨別秋波,遊一趟中環走過的路,行過蘭桂坊,穿越擺花街,登上藝穗會天台,再在雲咸街與下亞厘畢道交界回望工作室,多快樂的音樂旅途。

香港是Hanjin第二個基地,超過一半的工作都在香港,7年前與友人合資數萬元租下中環雲咸街的唐樓中層單位作為錄音室。初到貴境,「心想,我要做好音樂,無人可以阻住我,這是我的夢想。」搏命搏到日夜顛倒,「就算瞓足8小時,都不知道是早上還是夜晚。」

每天例牌外賣「方便雞」

人在他鄉,幸好出外有朋友,樂壇好友生怕他終日閉關,便把雲咸街周圍好吃、抵吃的都介紹給他,例如他幾乎天天都叫的「例牌」外賣咖喱雞飯,由於打個電話就有人送上門,故稱為「方便雞」。有次MCJin(歐陽靖)到他工作室錄音,Hanjin問人家要不要「方便雞」,MCJin誤以為是甚麼不道德交易,弄出個黃色誤會。後來,他想堂食,按圖索驥,始發現原來這間快餐廳竟然在商廈環貿中心的6樓,令他嘖嘖稱奇。
工作室窗外是琳瑯滿目的唐樓,常常站在窗邊思索,不知何時開始,發現大廈對開右面,藝穗會天台有露天茶座,自此成為偷閒加油站。「藝穗會的天台餐廳,日頭很少人,讓我可以靜雞雞以一兩杯朱古力的時間,離開音樂監製的身份,不過,只是45分鐘!」
這種緊迫的生活,在Hanjin的眼中是理所當然,「這是中環一種獨有的文化。即是返工文化,人們穿西裝,在街頭行來行去,密密麻麻,好像螞蟻一樣。如果你想hea,香港不適合,但如果有清晰目標,香港就適合你。」
這些年來在中環晝夜不分,讓Hanjin感受到中環這個「不夜城」,「日頭做嘢嘅人,夜晚不會停(外蒲)。」講的是蘭桂坊,人們放工後HappyHour,廿四小時有人有鬼(佬),他熟到可以分辨:「蘭桂坊是唐人酒吧街,旁邊的德己立街是鬼佬酒吧街。」不過,他不是酒鬼,自從27歲時發現自己患痛風,從此與酒隔絕,「當年和弟弟慶祝聖誕,飲多兩杯,痛風嚴重發作,弄得腳指、腳踭腫晒,那種痛,像是把扭傷放大十倍、再加千支針!」

蘭桂坊爵士樂隊啟發靈感

雖然不飲酒,但他對酒吧有獨特感情,可能是當年讀大學時,常常在酒吧唱歌賺外快。來到香港,難得落戶聞名中外的酒吧街,因此常常蒲酒吧,聽聽人家的音樂,「最難忘是蘭桂坊和安里後巷的一間酒吧,爵士樂隊很出色,不但跟他們玩了三首歌,後來更合作推出首張個人爵士樂專輯《RAWJAZZ》。」他說,鋼琴師Jason是牛津生物化學碩士,擁有自己的IT公司,放工後喜歡四處彈琴;另一位60歲的Paul叔,在菲律賓有3個農場,看見人家視音樂為陶冶性情、充實心靈的工具,令他有很大啟發。
留在中環7年,回首過去創作音樂的道路,Hanjin感觸:「我做了十年音樂,一直追求做好唱片,現在目標已達到八、九成。做音樂是一件好自我、甚至自私的事,其實我活在世上有何意義?35歲仲喺度做乜?最近老天爺好似同我講,你最叻的,未必是音樂,可能是給人快樂,我可不可以令人開心呢?我要用行動證實。」因此,他在個人專輯分享「食、瞓、屙、給」的快樂哲理,「有得食,一日三餐;有得瞓,有安身之處;有得屙,代表身體健康;有得給,即施予,生命有意義。」
記者:陳家雄攝影:謝榮耀

Profile:全能音樂人新加坡出世

陳奐仁於新加坡出世,19歲在新加坡武裝部隊當兵,被委派去拆彈組。服完兵役,升讀新加坡國立大學經濟系,當時大學未畢業,已被張學友看中,第一首作品被編入學友的專題《有個人》,其後扶搖直上,跟多位歌手合作,如陳奕迅、容祖兒等,曲、詞、編、監、唱、混音皆能,是全能音樂人。近年,由幕後轉到幕前,擔任《超級巨聲》評判,又拍攝電影。

蘭桂坊唐樓呎價叫$8000

蘭桂坊附近唐樓林立,大部份有30至40年樓齡,雖然鄰近港鐵站,又近休憩消閒的蘇豪區,不過不少唐樓不但無升降機,甚至乎管理公司也欠奉,而且每層可能只有一伙。
利嘉閣蘇豪分行經理林植培指,蘭桂坊附近大部份是唐樓,單位面積介乎400至600呎,呎價約8000元,不過放盤量少,而且銀行估價最多僅得樓價一半。該區不少業主均作長線投資,以收租為主,有的已租作商住用途,例如出租予設計公司、補習社等。由於鄰近中環,不少上班族均喜歡租住唐樓,租盤需求大,不過供應很少,每呎租價約30元以上,目前只有榮華大廈兩個低層400多呎的單位放租,開價約1.7萬元。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