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凝視】白灼豬肉

更新時間 (HKT): 2019.01.06 05:20

【片刻凝視】
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母親做菜時並不另外熬煮高湯,原因可能還是成本考量,窮人家一葉一莖都要撙節使用,把食材拿來準備湯水大概是奢侈之事。但煮湯總要湯水有點滋味,所以大碗湯中丟兩片肉片、一塊排骨,或是兩隻帶殼蝦,都是積極作為;缺乏材料時,兩片筍乾或一點蘿蔔乾,甚至是一點花瓜,都能帶給湯水一抹鮮甜;如果連這些也沒有,下一匙味精,起鍋後滴兩滴麻油,也是拯救清湯如開水的不得已辦法。

到了過年過節,母親手上有時有雞有時有肉,食材寬裕,她的創造力就發揮了。大部分時候,她做的幾乎都是「一石二鳥」之計;譬如把一條五花肉放入清水中滾開,肉熟即起,清水已成為清甜可口的肉湯,再把大黃瓜用滾刀切塊,入湯煮熟至略呈透明狀,這是一碗極其鮮美的大黃瓜湯,黃瓜有肉味加持,到口即化,湯中則加上大黃瓜的果香與甜味,上桌時滴上兩滴芳香撲鼻的麻油,這道樸實的農村湯品對我來說根本就是貢品。

肉汁飽滿肉質軟嫩

仰仗食材本來滋味

用菜葉包白煮五花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