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凝視】那些我曾流連的城市(之二) - 詹宏志

更新時間 (HKT): 2019.08.01 02:20

【片刻凝視】

紐約市是我真正見識到的第一個「世界之都」,在80年代初,光講她住民的複雜性,好像全世界各個角落的人都來到這裡,都啃咬了大蘋果一口。我工作的廠辦合一的場所位於皇后區,搭地鐵七號線可達;不遠處的人口密集處是一個叫Elmhurst的小區,我偶爾會到街市去買東西,走在那個街頭上,我可以感覺到人種的多樣性,印度人、華人、越南人、非洲人、希臘人、東歐人、巴基斯坦人、阿富汗人,膚色琳瑯滿目,口音紛沓嘈雜,服裝也是多色多樣;根據美國統計局的資料,在80年代Elmhurst這個小區,人口不過七萬,卻來自112個不同的國家!如果世界上有真正的民族大熔爐,或者是民族大雜燴,紐約市的確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神奇之地。

穿越皇后區的紫色七號線因為亞裔族群眾多,有時候被戲稱為「東方特快車」(Oriental Express);當我每日坐著東方特快車地鐵,一路往西,進入曼哈頓城中,車中常常看見面容特徵難以形容的人種,我甚至說不出他們究竟來自何處。他們有的人服裝簡樸,深藍色丹寧上衣,看起來是勞動階級,可是有時候又戴著斯文眼鏡,圓形鏡框之後是一副深沉憂鬱的雙眸,他(她)是誰?淪落到紐約之前他(她)是做什麼的?他(她)又為什麼來到這裡?

地鐵乘客﹕不知紐約有中文報紙

送藝術家上報紙版面

女攝影師的塑膠布宣言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