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尋薇●我的Henri Jayer筆記(上)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7 02:00
我的第一瓶Henri Jayer就是在若干年前喝他的Echezeaux Grand Cru 2001,當時有點小失望,現在回看則是明白這酒太年輕,開得太早了。

Henri Jayer這名字,在酒徒的心目中早已超越了殿堂級。我拾人牙慧,常用布根地之神來稱呼他,是因為我詞窮,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多年前我曾聽人這麼說:Henri Jayer在2006年與世長辭以後,世上從此無酒神——他的遺作屢屢在拍賣會上創出天價,還不一定買到真品。曾有朋友透過日本拍賣行買了一箱Henri Jayer Cros Parantoux 1985,後來發現整箱假酒,悉數退還。

Henri Jayer的酒,在今時今日根本沒有所謂的「正常市價」可言,以我早前喝過的Henri Jayer Vosne-Romanée 1976為例,常理大約是3萬港元一瓶,但因為奇貨可居,即便只是村莊級兼普通年份,已經炒賣至動輒10萬以上!很多時候,葡萄酒就跟藝術品一樣,叫價可以無底線,只要有人接貨,自然就會有供應,而且不管怎樣嚴峻的經濟形勢,價格都只會居高不下。跟Henri Jayer無關,順道一提:曾經跟一位資深的酒商C小姐請教過如何炒賣葡萄酒的問題,原來離不開一套法則:一群KOL(知名酒評家也包括在內)的抬舉、炒熱知名度,然後有關酒莊的酒登上Liv-Ex 100,就等於打開了通往商業世界的大門,不愁沒客源。

名氣虛榮 左右獨立思考

甚麼是Liv-Ex 100呢?門外漢肯定會一頭霧水。C小姐指出,其實這是一個投資酒的指數,一如恒生指數成份股。Liv-Ex在倫敦有酒窖服務,同時有數據分析市場上的酒的價格走勢,炒家會參考。不過,由於酒是可消耗的產品,而且有其壽命,無法等同股票或者衍生工具去看待。反之,是因為相關的酒的成交活躍,便會出現在Liv-Ex 100上,對於鞏固其價值很有幫助,直接影響的,當然就是售價了。何其熟悉的遊戲規則,在餐廳的世界何嘗不是一樣:一群KOL炒紅了大廚/餐廳,登上有影響力的榜單(米芝蓮/50 Best/OAD等等)又或者拿下幾個相關獎項,品牌/大廚的身價因此被提升,在商業世界便有價有市……

當你看到一個人或品牌與商業機制千絲萬縷利益關係所製造的名利,就能明白許許多多的人在消費時,其實很難有獨立思考的判斷,往往名氣和虛榮心左右了你大部份的受想行識;品嚐感知上的好壞,早已無意識地被價格和名氣主導。真正懂吃、懂喝的人,到底是不多的,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也不為過。所以,我有喝懂布根地之神Henri Jayer的酒嗎?這其實是我早年不斷自我質疑的。如果不是我的侍酒師好友T先生不斷鼓勵我,我未必會寫這一篇Henri Jayer筆記。他說:「這世界有機會喝到一定數量的Henri Jayer、有味覺能力、鑑賞經驗又懂得寫出來的人,可能萬中無一,我覺得你應該寫一寫讓大家了解價值所在。坦白說,有很多侍酒師所喝過的好酒,都可能不比你多……」是因為聽到這番話飄飄然嗎?這個年紀早已過了。倒是覺得可以一邊書寫一邊反思,這位布根地之神於我而言,意義何在……

13年酒齡 開得太早辣手摧花

先從我的第一瓶Henri Jayer說起吧!那是若干年前在新加坡的一場飯敍,我請吃潮州菜,好友很客氣,帶來數款頂級佳釀共享當「回禮」,其中一瓶正正是Henri Jayer Echezeaux Grand Cru 2001,你說這也算不算是一種好心有好報呢?呵呵。我的Henri Jayer之路便是由這瓶2001年的Echezeaux開啟,好喝嗎?我當時的品酒筆記是這麼寫的:「Bottle decant了大約30分鐘,香氣有點閉塞出不來,很隱晦的紫羅蘭、玫瑰花乾,也有潮濕的皮革、木屑、泥土氣息……層次是有的,但不算非常吸引。」以我第一次喝Henri Jayer來說,未免有點小失望,當時我甚至不敢說,我覺得同場另一款的Leroy Clos de la Roche Grand Cru 1997更好喝更引人入勝啊……怕別人說我沒喝懂Henri Jayer,哈哈。我也有過如此羞澀、懵懂的摸索時期。今天回頭一看,哎呀,當天開的這瓶Henri Jayer Echezeaux很明顯是開得太早了,喝的時候,酒齡只有13年左右,對於布根地之神的作品來說,無異是辣手摧花了。

我有位醫生好友J先生,是資深的Henri Jayer收藏者,早在十幾二十年前,酒神的酒還沒被一眾大陸富豪炒出天價前,J先生已憑獨到眼光和品味入貨,是我認識的酒友中,少數真能喝懂Henri Jayer的人。跟他交流總是獲益匪淺,是他教會我,酒神的功力,常常體現在30年酒齡以上的作品,越老的酒,越能體現他釀酒神功的厲害所在。聽的時候,理智上當然能明白這一番話,但深刻領悟則是因為喝到了上述那一支76年的Henri Jayer Vosne-Romanée,我忽然靈光一閃,很多事情統統明白過來,一如聖經裏寫的耶穌受了浸隨即從水裏上來,「看哪,諸天向祂開了,祂就看見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祂身上。」而我則是舌頭受了浸從酒味裏醒過來,諸天向我開了,我看見了酒神的靈!開竅的感覺如此美妙!76年的老酒沒經過醒酒,幾乎是即開即喝,但表現得十分穩健,又能保持優雅得體,層次不徐不急地隨着跟空氣的結合而漾開:梅子、嘉應子、柔和的香料和皮革、細膩不澀的葡萄皮香氣……40年以上的酒齡,從結構上看到Henri Jayer所釀的酒的強壯,不會一開瓶就散掉或者有被驚醒的不適,也無需小心翼翼呵護經過醒酒程序去喚醒它……朋友的酒保存得好應記一功,才能展現出絕佳的狀態,另外就是酒神的釀酒功力所在了,不是太多酒能如此能屈能伸,身段柔軟有彈性,同時細膩精緻!

撰文:謝嫣薇(Agnes Chee)

食評人、飲食旅遊專欄作家,作品散見於中港台星馬主要媒體。IG:yanwei525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