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尋薇●我的Henri Jayer筆記(下)

更新時間 (HKT): 2020.12.31 02:00
Henri Jayer Richebourg 1987,打頭陣的鹹味散去後,口感開始變得明亮、果香隨之活潑起來,酒體全開之際,果香、香料、朱古力、花香等各種香氣有輕有重,應接不暇。

寫酒神Henri Jayer,無可避免會寫到他的偉大作品:Richebourg。還未喝到酒神釀製的Richebourg之前,早在《神之水滴》這漫畫中學會有這瓶酒。漫畫裏的主人翁,著名酒瓶家神咲豐多香在臨終前喝的酒,正正是Henri Jayer的Richebourg 1959;他所立下的遺囑,要兒子神咲雫和養子遠峰一青盲品12瓶頂級葡萄酒「十二門徒」,以及一瓶凌駕於「十二門徒」的最頂尖葡萄酒「神之水滴」,勝出的人可以得到他20億日圓的葡萄酒收藏,盲品酒單上其中一款酒,就是他臨終喝的那瓶……乍看我好像劇透了,但讀過漫畫的人就知道並沒有,呵呵。

話說Henri Jayer、DRC等頂級葡萄酒被炒成天價,《神之水滴》可說「功不可沒」,在亞洲發行超過千萬冊,對葡萄酒界產生了無遠弗屆的影響,許多年輕人因為這本漫畫對葡萄酒產生興趣,暫時沒能力喝上天價酒的,也不期然心生仰慕和膜拜之感。

我除了隨着《神之水滴》的盛行見證我喜歡的小農香檳Jacques Selosse越喝越貴,同時深受啟蒙,原來葡萄酒的味道表達可以如此詩意!舉例,在上個星期寫過的Henri Jayer Cros-Parantoux,1999年是它的夢幻年份,漫畫裏的文字形容是這樣的:「春天的野莓田站了一個背對着我的美麗少女,入口的一瞬間,仍人心頭一震,就好像背影少女回眸一笑剎那……而且緊緊擁抱它的餘韻,少女就會露出各種表情:初戀般的甜美微笑、初吻般的嬌羞模樣,最後是令人天旋地轉的感覺,彷彿這感覺永不止息……」真的要打從心底熱愛,作者才能寫出如情書般美麗的形容。

寫Richebourg是個大題目,讀過有人這麼形容:Richebourg是葡萄酒中的皇帝、羅浮宮的柱廊、凡爾賽那座宮殿。走筆至此,忽然在想,如果有機會得要寫一寫Henri Jayer、DRC、Leroy基因上互有牽扯的三大名家的Richebourg。

Richebourg &蒸魚豉油 靈魂伴侶

Richebourg和Cros-Parantoux兩個葡萄園毗鄰,而且都是坡向東北,氣候偏涼爽,共享着許多先天性的優秀特質,但是喝這兩款酒,從來不會心生「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因為兩者的風格一脈相承,但個性大有不同,你很難把他們放在一起比較。如果說整體性的完整與完美感,我會認為Richebourg略勝一籌,一如360度拍攝皆無死角的大美人……Cros-Parantoux某個程度上,你會覺得非常好喝,但略有瑕疵——儘管如此,但出自Henri Jayer的手筆,略有瑕疵也贏人幾條街。

年多前在友人S小姐家中喝到Henri Jayer Richebourg 1983,酒齡35年,醒酒兩個小時,一入杯,在鼻端前一聞,一連串的紅色水果:草莓、覆盆子、楊梅……爭相向你擠眉弄眼,性感風騷得交關。給了你這樣熱情的開場白以後,傳遞在舌尖上的味道是偏向甜美的朱古力、焦糖、黃糖,酒神典型風格的梅子味緊接着裊裊登場,卻是非常熟透的味道,因為熟艷,所以酸度很舒服,跟打頭陣的朱古力等甜美毫無違和感,反而更像昇華。杯中邊醒邊喝,當中可發現不少細微末節的變化,譬如皮革、香料味的靈光乍現,還夾雜着幽微的雪茄香。最終用力呼出的是土地的氣息,像是知道它生命將盡,必須盡吐芳華。

最近喝到的一瓶的酒神Richebourg,年份是1987,酒齡33年,醒酒一個半小時後開始喝,香氣仍然比較弱,味道亦未全開,第一層全是礦物與黑橄欖的鹹味,同時帶點桶味,隱隱覺得果味想要衝出來,但力有不逮,衝不破那陣鹹味的網。好,先放下酒杯,杯中醒。過了大約5分鐘吧,很快地它已進入了狀態,柔軟的櫻桃味浮現,還有若隱若現的楊梅,帶點青春的活潑感,但又表現得穩重得體,味道的釋放井然有序,皮革、胡椒等味道,在第三層才釋出。喝到中段,我們吃的是一尾蒸魚,Richebourg不是配海鮮的最佳拍檔,但意外地發現,酒味的酸度跟蒸魚豉油是靈魂伴侶!Richebourg向來以單寧細緻見稱,是以酸度十分均衡,優雅的存在感恰好支撐着酒體的結構性,但不會喧賓奪主。

吃蒸魚的時候,這樣的酸度碰上蒸魚豉油的鮮味、豆甜味、以及鹹味,竟然展現出異常靈活的應接能力,遊走在裏頭的鹹、鮮甜味當中,融為一體,成為第四個層次的味道,帶出了花香,而且酸度轉化得更有深度亦更柔美,讓魚味更鮮。我和友人P先生兩人撐枱腳,吃的菜單是紅燒翅、扣鮑魚、蒸魚、豉汁煎釀二寶、臘味煲仔飯,一瓶Henri Jayer Richebourg 1987從頭帶到尾,不管遇上那一道菜都能婀娜地展現丰姿、對碰不同味道都有發揮空間,目不暇給,沒有冷場。即使喝到最後,已是開瓶三個多小時以後的事了,結構依然堅固,酸度保持細緻,毫無走下坡的狀態,精采。P先生是資深的Henri Jayer收藏家,趁機向他請教,他覺得這位布根地之神的酒,價值何在?「好年份就不用說了,但即使是off year,他都能釀出很有水準的酒,有能力把爛牌打成好牌,這種驚人的釀酒功力就是他最大的價值所在。」

喚醒71巨人 見證君臨天下

住在台中的資深收藏家醫生好友J先生今年生日所開的其中一瓶頂級佳釀是Henri Jayer Richebourg 1971,他的年份。他藉此引誘我飛到台灣……雖然我也很想喝到這瓶酒,而且是71年,已是千金難買!不過,佳釀雖可貴,但自由價更高啊,我對美酒是熱愛,但未至於狂熱到為了它忍受來回一個月沒有自由的隔離日子,所以只能緣慳一面了。他的分享是這麼說的:「一個半小時醒酒,因為這種大酒的格局就是需要時間來鋪陳開展,否則完全喝不出細節。喝一瓶71年的Henri Jayer Richebourg,好像喚醒一個沉睡在地底將近半世紀的巨人。前半個小時,巨人才剛從地底鑽出頭來,身上還帶着泥土,你只覺得他是個大塊頭。到了第二階段,巨人整個爬了出來,才看到他的雄偉。一個半小時之後,巨人就會騰雲駕霧,你才能感受到他的君臨天下和能力。」天啊,如此壯麗,我只能神往了!

撰文:謝嫣薇(Agnes Chee)

食評人、飲食旅遊專欄作家,作品散見於中港台星馬主要媒體。IG:yanwei525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