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一周年】過節聚餐與手足互相照應 示威者堅持信念︰我們還在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7 10:49
法國黃背心示威者周六上街
(路透社)

香港、智利和法國等地示威者均面對警察濫用武力、政府漠視民意,惟當權者無情、人間有愛。雖然法國黃背心運動熱潮有所減退,參與人數由最初近30萬人跌至數千人,但仍有一班人堅持信念,在過去一年認識一班「手足」,大時大節一起聚頭互相照應。然而,亦有昔日中堅分子認為,黃背心運動未能壯大,是因為沒有人站出來譴責極少數的激進暴力行為。

周末是法國黃背心運動一周年,其中西北部前公社蒙塔邦(Montabon)的迴旋處可算是這場運動的發源地,事隔一年,昔日用來集會的蒙塔邦迴旋處,經過半年抗爭後只剩下一支法國旗,以及數個佈滿泥濘的生鏽食物罐,電線桿上亦懸掛一件象徵這場運動的黃背心,這地方看似悲涼,卻充滿人情味。

在一處果園旁邊,很多工廠關閉的地區,卻聚集一群正努力奮鬥的工人、退休人士、求職者、流浪者和夢想家,他們豎起木製的庇護所,每天在這個臨時搭建的小空間相聚,一起進餐、出謀獻策,互相交流辛酸故事。過去一年,他們連聖誕節、新年和結婚周年紀念日等大時大節都會聚首一堂,為推翻傾向富人的不公政策長期抗爭。

「就像挪亞方舟。」現年49歲的技工布魯齊(David Bruzzi)是營地的領袖之一,他早前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道,「這不僅僅要打倒馬克龍。」布魯齊每周會在營地與「老兵」相聚,「這是為了照顧區內人士,為頑固的示威者裝滿其購物袋。」

這場運動的參與人數由最初的28.2萬人,到最近的周末驟降至數千人,可是布魯齊的太太仍未死心,她仍堅守信念,認為一周年的紀念示威是跟外界說:「我們仍在此、仍未死掉。」外界認為運動之於基層的得益存疑,馬克龍去年宣佈推出100億歐元幫助貧窮在職人士和養老金申領人士紓困,被指只是小恩小惠。不過,布魯齊的太太仍認為這場運動最大的成就是促使其他心懷不滿的團體,例如老師和醫院工作人員等,將他們的怒火帶上街頭。63歲的退休人士布羅賽(Jean-Jacques Brossay)亦認同,「我們總是說,若果我們不做,情況會更糟。」

不過,並非每個人看好這場運動,其中一個就是61歲退休技術員波拉頓(Marco Beaulaton),他曾經在蒙塔邦以北45公里的勒芒市(Le Mans),參與十日圍堵煉油廠的行動。波拉頓形容,當時的圍廠行動是「令人難忘的團結和分享時刻」,有參加者利用托盤燃點火堆,圍着慶祝生日。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極左及極右派人士與警方爆發衝突,迫使很多人退卻。聲言主張「曼德拉和甘地式」和平主義的波拉頓堅信,這場運動拒絕譴責極少數的激進暴力分子而自毀滅亡,「人們想要的是演進,而非革命。法國已進行過革命,並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法新社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