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外交》雜誌:新加坡正嘗試忘記外勞也是人

更新時間 (HKT): 2020.05.10 16:43
外勞宿舍爆發集體感染
(路透社)

新加坡外勞宿舍成為疫情重災區,美國《外交》雜誌發表題為《新加坡嘗試忘記外勞也是人》的評論,炮轟新加坡的外勞政策非常刻薄,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已有人提出警告,指當地為外勞提供的宿舍過份擠逼、衞生條件太差,恐有疫情爆發風險,但新加坡當局一直未有及時處理,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如今不少人更歸咎或歧視外勞,抱怨他們染疫破壞新加坡形象。評論指,外勞為新加坡帶來經濟貢獻,一直從事一些新加坡本地人嫌惡的低下階層工作,但人權及待遇一直被忽視,今次新加坡政府的處理以及新加坡人的反應,將他們的冷漠表露無遺。

新加坡的外勞主要來自中國、印度及孟加拉等地區,他們對於維持社會正常運作至關重要,亦為經濟增長帶來重大貢獻,但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他們是社會中收入最低、最弱勢的一群。評論指出,外勞宿舍環境擠逼,大約10至20名工人同住一間房,疫情下根本無法有效實施社交距離政策。

新加坡當局把確診病例分類為輸入個案、社區個案、住在宿舍的外勞及非住在宿舍的外勞,評論指,新加坡特別區分外勞與本地人的分類概念在新加坡很常見。從事低薪工作的外勞長期是低下階層,他們的簽證已排除未來獲得居留權的可能,他們不可透過與當地公民及居民結婚的方式入籍,除非特別獲政府許可。此外,低薪外勞往往要支付巨額中介費搭路到新加坡工作,從事家務助理、建築工人、清潔工等,而他們的角色也十分被動,例如僱主有權隨時取消工作許可或遣返他們。

早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前,人權組織已要求政府正視外勞宿舍過份擠逼及衞生問題,減低感染風險,但當局僅優先讓從事必要服務的工作搬離。及後外勞宿舍出現集體感染,當局即封鎖宿舍防止病毒傳入社區。文章認為,在抗疫角度上這做法合理,但外勞被困環境惡劣的宿舍,此舉未免有點冷漠。

評論認為,新加坡在功利主義下漠視外勞一直遇到的難題,甚至不把他們當作「人」去看待,疫情下更抱怨「他們會帶來甚麼不便」。今次疫情令外勞在社區的地位變得更弱勢,打擊改善外勞待遇的努力。當局把社區感染和外勞感染數字分開,放大了外勞宿舍疫情最嚴重的現實。部份當地人甚至批評外勞破壞新加坡抗疫表現良好的形象,網上亦有留言批評外勞就食物質素方面提出意見,認為他們應「感恩」新加坡為他們提供食物。

美國《外交》雜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