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研究】年輕患者手尾長 極易疲倦 聊天也氣喘 記憶出問題

更新時間 (HKT): 2020.07.28 06:00

不少年輕的武漢肺炎康復者,身體仍受嚴重影響,無法恢復原本的生活。有人短期記憶出現問題、集中力不足,極度容易疲倦,講電話以至摺衣服都會氣喘。原本常運動的人現在打拳要不時使用吸入器,更有人二次感染。這些染疫後康復的千禧世代,警告同輩別輕視武漢肺炎。

英國28歲男子丹尼爾(Daniel)三個月前,跟隨巡迴法國阿爾卑斯山區演出的樂隊朋友同遊,他出現武漢肺炎症狀後臥床數星期,但痊癒後人生並未恢復正常,「自此不時感到極疲倦乏力」。他每天都有短期記憶問題和專注力不足的情況,令他閱讀、寫作和講話都有困難,「呼吸極為困難。我不覺得我恢復了百分百呼吸能力,我散步一分鐘也會很累。」

他說染疫後症狀纏繞不去,而且相當嚴重,「兩周前我覺得胸口刺痛,就像不能呼吸那樣」,上周他駕車時感到暈眩,要停在路邊召救護車,他如今怕在駕駛期間昏倒而決定暫時不駕車。

丹尼爾跟他的護士女友數個月來鮮有見面,只在保持社交距離下散步幾次,「當我感不適,我會懷疑是因武漢肺炎,還是我因為免疫力太低導致我生病?」武漢肺炎仍是醫學界未能下定義的病,他無從得知自己現在究竟算有病還是健康,「覺得有點像個麻瘋病人」。

美國亞特蘭大28歲女子斯旺克(Morgan Swank)聖誕節前後染病,她發短訊向朋友說:「我要死了。我從未試過這樣。」她發燒3星期,失去嗅覺9天,以為只是流感,但她一次跨國出遊期間在機場暈倒,到4月驗出有武漢肺炎抗體時,肺部已因猛烈咳嗽1個月而受損。

斯旺克並不吸煙,有一周運動三次的良好習慣,她痊癒後恢復做運動,但除了拳擊手套,她也必須帶備沙丁胺醇吸入器,「我每幾分鐘就要用一次吸入器來讓我的肺部好一點」。她就連短暫交談也成問題,電話受訪期間她說:「我只是跟你交談,已聽得出我在喘氣。」她認為免疫系統已受損,擔心又再染病,「我真的希望人們可以無時無刻都戴口罩。如果我再染上流感這種呼吸道傳染病,肺部因此受損,我可能要入院」。

喬治亞州29歲律師喬西(Jordan Josey)第一次感染武漢肺炎時常感窒息,此病使令他其中一邊肺部部份塌陷,「氣促是我最大問題。武漢肺炎完全奪走你的體力,總覺得暈眩疲倦,我一天可以睡13小時」。

他4月1日首度確診,高燒至39.4℃、胸口刺痛,後來慢慢好轉。他捐出血漿,希望他的抗體能讓其他人受惠。不過到了6月末,他又再出現氣促頭暈,光是摺衣服都會喘氣,結果二度確診。

「我坐着搖頭,我不想再從頭經歷一次,太糟糕了。我的檢測結果無迹象顯示它是另一病毒株。我想這怎麼可能?而事實上沒有人明白。醫生認為它可能復發。」對於坊間傳言說人感染武漢肺炎,再驗出抗體後就會沒事,他不以為然,「我完全不信那一套。醫生說我甚至可能第三次確診」。

喬西和妻子跟很多20多歲的人一樣,過往都很喜歡跟朋友吃晚餐後去酒吧或夜店玩,但他們自2月以來都沒這樣做,「這次不是開玩笑。我那麼年輕健康,它對我(身體)做了這樣的傷害。武漢肺炎現在比起感染時帶來更大威脅,而這全都與去酒吧、夜店和大型派對的人有關。」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主管福西(Anthony Fauci)表示:「我們未能完全了解的是,當你受感染、嚴重病發,然後康復會發生甚麼事。我們不知道完全康復或部份康復的程度,所以還有很多方面要探究。」

德州大學醫學院教授奧斯特羅斯基-蔡克納(Dr. Luis Ostrosky-Zeichner)說,「約80%患者會經歷輕微或無症狀的武漢肺炎,我們擔心的是另外20%。每五名患者就有一人症狀較嚴重……我想跟我的學生和病人說的是,這是一次你不想贏的籤。」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