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移加30年港人自言政治冷感 覺醒後義賣畫作助流亡手足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1 09:30

(北美通訊)自去年6月起,香港人爭取民主,抗爭從無間斷。一次接一次遊行、集會、佔領、被打壓,甚至失蹤,在許多人心中劃上永不痊癒的傷疤。這些吶喊除了讓更多香港人覺醒,也喚醒許多已移居外地多年的港人。移居多倫多30多年,從政治冷感到主動籌備義賣活動的Ricker Choi是其中一人。

多倫多特約記者:馮樂怡

自言「本來是加豬」的Ricker,自80年代由香港移居多倫多後,多年來不曾主動接觸關於香港的新聞,也不理政治;直至去年6月,過百萬港人上街參與「反送中」遊行後,畫面撼動了Ricker,「覺得當時畫面很震撼,開始留意香港新聞,直到『721』、『831』,覺得(這些事件)很離譜,中共打壓得太厲害,彷佛預見香港會步新疆後塵。」

發生「721」元朗恐襲後,Ricker開始作畫抒發情感。第一幅畫作,他彷效了蒙克的《吶喊》,用白衣人、紅色五星旗等素材來影射當日發生的事,「手足犧牲換取而來的是香港人的醒覺,我們身在外地的香港人也醒覺,也讓西方主流社會得知,中共是一個邪惡政權,但代價太大。」目前,Ricker已創作30多幅作品,迴響最大的,莫過於以去年中秋節、獅子山上人鏈為主題的《Lion Rock》,和最近為「12港人」而畫的《Save 12 Hong Kong Youths》。

現職金融風險管理顧問的Ricker表示,他在2013年開始參考Youtube影片,自學繪畫,由最初的塑膠彩開始,慢慢接觸到其他類別。他把畫作印成海報,在多倫多地區義賣,目前已售出約100張,扣除約佔售價15%至20%的印刷成本後,捐出所有款項,「籌款從來都比較敏感,而且有機構曾被銀行封鎖戶口,也有機構風評不佳,所以我會『分散投資』,一部份捐到幫助香港手足的機構,一部份捐到幫助流亡手足的機構,也捐款到游說政府的機構。」

除了以繪畫支持運動,自小習琴和學習編曲的Ricker,又以《願榮光歸香港》、《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獅子山下》及《海闊天空》四首最能代表香港民主抗爭運動的樂曲,作為主旋律,重新編成《香港狂想曲》(Hong Kong Rhapsody 2020)。

這首全長超過12分鐘的作品,由Ricker親身演繹,上載Youtube後也獲得賞識,「當初沒有計畫用《香港狂想曲》籌款,很多人聯絡我想要這首曲的樂譜,我就建議他們捐錢到幫助抗爭運動的機構,用作交換樂譜,促成了第一次義賣。」

繪畫、音樂創作、義賣活動等行政工作,佔去Ricker每周約50小時時間,但他坦言樂在其中,至今已籌得近5,000加元;他正埋首籌備下輪義賣,售賣數碼版本的樂曲,「剛剛這次義賣,不少多倫多以外的人想買海報,但有很多限制,運送、成本都要考慮。但義賣網上音樂專輯,全世界的人都買到作品,間接幫到手足。我希望可以把義賣的成本減到最低,捐出最多善款。」

即使落力支持及宣揚香港抗爭訊息,但Ricker坦言,他仍然無法改變到部份朋友的觀點,「就算他們當時不斷責罵香港的示威者,我也沒有作聲,因為當時我對香港的情況並非十分了解。但當我約深入去了解,我就不能接受他們的說法。」

Ricker說,他曾嘗試逐一擊破「藍絲朋友」言論,列出中共逼害人權的例子,卻只換來一句「所有國家都有這些問題吧!」自感徒勞無功的他,決定主動斷絕聯絡,「就算認識了30多年的朋友,現在很多都沒有再聯絡了。」幸而,抗爭路上讓Ricker認識到不少同路人,「大家有相同話題,感覺在多倫多的港人現在更團結」,他表示,希望透過音樂和畫作,向同路人給予更多鼓勵,也期望埋在畫中的願望,最終可以一一達成。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