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大清洗|轟朱克伯格封特朗普賬戶討好當權者 FB前高層批科網巨企損害民主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2 21:04
艾森斯塔特批評朱克伯格封鎖特朗普賬戶只是向當權者示好。 路透社

Facebook和Twitter等美國多間科網巨企封鎖總統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賬戶,引起不少有關內容審查、損害言論自由的爭議。Facebook前環球政治廣告誠信主管艾森斯塔特(Yaël Eisenstat)在《Harvard Business Review》撰文,批評前東家及其他主流社交媒體為了爭取收益,不惜以演算法鼓吹分裂陰謀論、錯誤資訊,實際上正是損害美國民主的「幕後黑手」,政府現時應該出手為所有互聯網公司重新定義,讓它們不能在內容提供方面再享豁免權,要為自身損害現實社會的行為負上責任。

艾森斯塔特指出,社交媒體的問題不僅在於用戶發佈的內容,亦在於平台如何處理內容。她批評社交媒體公司為了擴大自身的盈利,經常自行決定向用戶放大、抬高或建議某些內容,更會首先放大極端、分裂的內容,包括危險陰謀論及錯誤資訊。她以今次衝擊國會事件為例,不少輿論都責怪總統特朗普煽動今次事件,但她認為其前僱主Facebook「絕對是同謀」,因為fb「不僅多年來容許特朗普說謊,以及散播分裂的種子,它們的商業模式更利用我們的偏見及弱點」,唆使仇恨組織成長,「它們一直這樣做卻沒有負上任何責任,而它們的產品及商業決定影響我們我民主,這次事件上,包括容許(他人)在它們的平台上計劃和宣傳暴動」。

她過去已曾撰文談及fb如何通過放大謊言,為政治人員提供危險的針對性工具,試圖散佈分裂和不信任,兩極化甚至激化用戶而獲利。她指出現時美國沒有一條法例針對社交媒體保護民主的責任,將決策權交給了互聯網公司的高層。但互聯網公司決策者的反應方式或失敗回應往往令人質疑,例如fb創辦人朱克伯格要待至拜登正式被國會確認當選,才宣佈封鎖特朗普的賬戶,「他在這個時候作出這個決定,更似向當權者示好,而並非朝着更負責任地管理我們民主的方向邁進」。

她以衝擊國會事件中35歲女死者巴比特(Ashli Babbitt)為例,翻查她的Twitter紀錄,她死前幾個月不斷分享陰謀理論家的推文。艾森斯塔特相信社交媒體在引導她走上陰謀論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可能性很高,但外界卻永遠不會真正知道互聯網公司如何策劃她瀏覽的內容、向她推薦了哪些群組,或是演算法如何引導她。

她又以英國《衞報》記者茱莉亞(Julia Carrie Wong)去年6月的文章為另一個例子,講述有關Facebook演算法如何向她推薦右翼陰謀論群組「QAnon」的文章。 因此艾森斯塔特認為,「關鍵點不在於言論自由以及個人在平台上所發佈的內容,而是關乎平台選擇如何處理內容,在平台自身的算法幫助下決定放大哪些聲音、容許哪個組織發展甚至壯大」。

艾森斯塔特一直主張政府必須為這些商業模式對現實社會造成的損害定義責任,就目前而言,沒有法律規範社交媒體公司如何處理政治廣告、仇恨言論、陰謀論或煽動暴力。她認為Facebook的行為及商業決定包括允許在fb平台策劃和宣揚暴動,卻因為《通訊規範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被過度詮釋,為所有互聯網公司或「互聯網中介」主導的任何第三方內容提供無限制豁免,令它們須為影響美國的民主負上任何責任。

她指出,至今有人認為少數科企仍然能夠被視為真正中立的互聯網公司,享有同樣的豁免權,而這些公司卻有能力引導20億人進行交流及查找訊息,這情況「清楚地表明該是更新法律的時候了,它們不再是中立的中介」。她認為現在是時候重新定義何謂「互聯網中介」,訂立一個更準確的類別,反映這些公司的真正角色,例如是「數碼策劃人」(digital curators),因為這些公司的運算決定了去提升、放大及策劃哪些內容,因此不算是「互聯網中介」,不可享有任何責任豁免。

艾森斯塔特認為,如果任由平台進行自我規管,它們就只會繼續圍繞內容政策和審核等方面進行溫和的調整,因此有需要創建管理網上言論及定義平台的規則。她相信當Facebook被規定要公開自己的運算時,讓外界知道「它們如何擴大內容,它們的目標選擇工具如何運作,它們如何從我們身上收集數據」,這將有助改善情況。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