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封殺戰●專題︱網絡巨擘判官上身封殺特朗普 「微權力」設限走上一言堂之路?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6 00:00

美國衝擊國會事件導致5人死亡後,Twitter、Facebook、Pinterest等一眾社交網站同時指斥總統特朗普的煽動言論危害國家,於是出手設限。但在封殺特朗普的同時,左翼人士發表偏激言論卻沒有受相同對待。這種不對稱的噤聲做法,使人質疑社交網站管理者已經變成了言論「判官」,他們可以憑自己的價值取態,決定數以十億計用戶接收的聲音。以往社交傳媒為平民「充權」提供發聲渠道,但如今假新聞資訊紛飛亂局下又想為此等「微權力」設限,將影響未來網絡佈局。《星期日泰晤士報》等評論都提出,當社交網站開始有預設立場地控制言論,這將是一個值得警惕的危險趨向。

特約記者: 劉在名

據霍士新聞及雅虎財經計算,限制特朗普發言的科技及網上社交平台共計有12個。Facebook發言人史東(Andy Stone)解釋,衝擊國會是恥辱及令國家蒙羞,由於留意到有人會繼續煽動暴力,因此要出手阻止,矛頭直指被噤聲的特朗普。有趣的是,當社交網站管理人以煽動暴力為由限制特朗普發言的同時,很多左翼的激進言論卻仍然可以流傳。舉例來說,荷里活製片人杜威內(Ava Marie DuVernay)就曾多次在Twitter以惡毒言論咒罵特朗普去死,但Twiiter最終只是將這些言論刪除,而沒有禁止她繼續發言。

一些意見認為,特朗普有權有勢,與杜威內不可同日而語。但在社交網站的設置下,人人皆可透過平台發聲,變相已為杜威內等「平民」充權 (empowerment),形成了所謂的「微權力」。看看部分KOLs留言的轉發數字,便可充份印證「平民」的留言傳播速度及影響力並不一定亞於傳統上的政商名流。而且,除了杜威內等一介平民,南卡州共和黨眾議員瑪西(Nancy Mace)就更加語帶諷刺地指出,當某些獨裁者,例如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都可以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留言,獲得7,500萬張普選票的特朗普卻要噤聲,充分反映出這些社交網站的「雙重標準」。

特朗普的兒子唐納德在爸爸被噤聲後大聲疾呼,指各大社交網站皆已由左翼控制,處處針對右傾的特朗普。雖然唐納德的指控難以證實,但擁有社交網站的大型科技企業,偏向支持拜登而輕視特朗普原是有跡可尋。盤點今次大選的捐款紀錄,5大科技巨企捐給拜登的選舉經費合共超過1,200萬美元 (折合約9,500萬港元),相反捐給特朗普的只有區區75.3萬美元(折合約583萬),兩者差距超過16倍。當中以「Don’t be Evil」(不做惡事)為企業座右銘的Google捐給拜登的金額,更加是特朗普的40倍。

特朗普被社交網站封殺後,與他一向不咬弦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及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都不約而同走出來「捍衛」特朗普。兩人並非認為特朗普沒有煽動民眾,而是他們都知道社交網站用戶者眾、威力巨大,任何人控制了社交網站的言論走向,都足以令人憂慮。英國衞生大臣夏國賢指出,社交網站過往一向只定位為自由發言的開放平台,因此政府監管相對寬鬆,避免被指控侵犯言論自由。不過,當社交媒體一旦禁止某類聲音出現,在管理人有選材之下,它們亦會由「平台」變成「類傳媒」。夏國賢的潛台詞,就是當社交網站開始限制別人言論的時候,政府也會考慮以更嚴格的守則來規限,以免其變成一言堂。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 曾幾何時被視為是言論自由的金科玉律。但來到今天,社交網站卻公然禁止一個民主大國的總統說話。說到底,這視乎你怎樣看待特朗普號召民眾包圍國會的舉動,是想製造混亂,還是想取回公道。世道紛擾,在真相道理變得人言言殊的今天,社交平台噤聲風波,可能只是整個社會失去互信尊重、亂象叢生的一則剪影。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