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交接|特朗普縱卸任 對美國社會影響和國際地位仍然深遠

更新時間 (HKT): 2021.01.21 00:15

特朗普卸任美國總統,《德國之聲》分析認為,他在任內為美國政壇帶來的改變,影響仍然深遠。文章指,公眾往後對特朗普的評價可能是歷屆總統中最為兩極,右派、宗教保守派、商界或會視他為其中一個最偉大的總統,支持者欣賞他為建制帶來衝擊,任內兌現很多競選承諾。與此同時,很多美國人也不滿他的言論和做事方式,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顯示,特朗普離任時支持度進一步降至29%,是他任內最差。

重塑司法系統

文章指出,不論是好是壞,特朗普對聯邦司法系統有很深遠的影響。他4年來任命了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均屬保守派,較近代總統一般任命2人為多,令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比例變成6比3,料左右往後有關性小眾、生育、醫保、移民、勞工權益等多項議題的發展。特朗普也任命了超過200名聯邦法官,長遠增加保守派人士在司法系統的影響力。

喬治華盛頓大學全球政治管理中心研究總監康菲爾德(Michael Cornfield)認為:「這是他與福音右派與共和黨內精英的交易,他任命了這些法官。」

減稅措施

特朗普2017年簽署法案,把企業所得稅由35%減至21%,個人稅率也短暫下調。減稅讓美國的富人及大型企業受惠,把額外金錢用作股票回購和高層獎金,但員工工資未見提高。《德國之聲》認為,這種減稅方式會加重一般納稅人負擔,反對聲音擔心低收入人士及弱勢社群身受其害,而部分保守派亦擔憂要削減社會安全網以平衡政府預算。

重訂貿易協議

特朗普當初競選時已承諾改寫美國與各國的貿易協議,雖然中美貿易戰為國內營商環境帶來不確定性,但成功逆轉了對華赤易赤字不斷擴大的趨勢。

而他任內以《美墨加貿易協議》(USMCA)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決定,甚至贏得批評者的支持。被視為特朗普死對頭之一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2019年時形容《美墨加貿易協議》無可否認「比《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好」,「這是美國工人的勝利——我們感到自豪」。

「美國優先」方針

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方針,一反過往重視美國在國際社會承擔重大責任的做法。他不怯於挑戰既有外交規範,例如2017年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撤出伊朗核協議、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試圖與北韓領袖金正恩發展外交關係等。

美國智庫兩黨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主席格魯米特(Jason Grumet)說:「特朗普對抗很多機構,他打破既有的政府規範。」

活躍社交媒體

特朗普倚重社交媒體作為政治宣傳的工具,也會用來攻擊政敵、解僱政府官員、與支持者直接溝通等,被外界稱作「Twitter治國」。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傳播學院教授莫利卡(Jason Mollica)說:「前總統奧巴馬用社交媒體的方式很傳統,但(特朗普)打破社交媒體的傳統。」

特朗普的誇張風格及頻密發文,也令他累積支持者,也為共和黨帶來新票源。印第安納波利斯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威爾遜(Laura Merrifield Wilson)說:「政治上他能夠結合一個聯盟,這是前所未見。」

《德國之聲》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