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性侵●專題|上級包庇、拒體諒受害人 受害女兵慨嘆一開始已不可能取回公道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7 05:08
美軍內部對性侵受害者支援不足,不少軍官更包庇性侵的下屬,受害者求助無門。(互聯網)

美軍內部性侵及性騷擾問題嚴重,但只有約三成受害者舉報,讓大部分犯案者逍遙法外。多名受害人批評美軍保障性侵受害者的制度不足,亦未有妥善跟進。部分軍官聲稱受害者以性侵作為掩飾表現低落的藉口,給予惡劣評價,影響晉升機會;更有軍官公然包庇涉嫌性侵的士兵,反過來質問受害人「是否想毀掉對方事業」。

陸軍中尉克伊特(Kayla Kight)在2013年6月被較她高一級的男軍人借醉非禮,遭對方強吻及摸胸部,她掐住男方頸部並趕對方下車,才沒被強姦。克伊特在約兩個月後向軍方舉報,獲安排調職,軍方亦展開正式調查,但新崗位的其中一名上司跟當初非禮她的男子份屬友好,使她感到不安,軍中表現也變差。

克伊特不少上司也注意到,她自性侵事件後性情大變。其中一名上司曾向克伊特表示,她不應再以受害者作擋箭牌,強調性侵一事與其軍中表現無關,並在評核指她表現不及同袍,給予差劣評價。已退役的前陸軍准將澤納基斯(Stephen Xenakis)則稱,一般而言,如有軍人因個人經歷或創傷後壓力症(PTSD)等原因導致表現變差,軍方不會在評核中處以劣評,而是會安排輔導。

慘成人球狂調部門 後悔舉報

克伊特表示,她的確曾接受軍方安排的輔導,但短短5天便被指沒有進步,其後多次轉調不同部門,單在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間便被調走5次,每次的上司也對她全無支援。更令克伊特灰心的是,當初性侵她的人在2014年3月因醉駕被革離軍隊,使她永遠失去追究的機會,當初挺身而出舉報所付出的代價亦付諸流水。

克伊特的另一上司曾在內部電郵透露,她曾對舉報性侵事件感到後悔,而該名上司則稱:「是不是我們毀了她?」克伊特批評軍方未妥善處理事件,也沒好好照顧受害人。陸軍發言人稱,已全面調查克伊特的個案,並採取適當行動,但沒回應是甚麼行動。

上司包庇:是否想摧毀男方事業

另一名性侵受害人喬治亞季斯(Sasha Georgiades)出身自海軍。她表示2013年進入海軍後不久,便被一名視作朋友的同袍闖進家中非禮,遭男方強吻她的乳頭,喬治亞季斯推開對方。但由於太驚慌,喬治亞季斯連續數天告病假,返回崗位後隨即向上級匯報。喬治亞季斯當時的上級卻表示,涉事男子是好士兵,更反問喬治亞季斯「是否想摧毀他的事業?」喬治亞季斯感覺被上級視為無物,此後更被迫繼續與男方共事,她兩年後終受不住而離開海軍。

海軍發言人科爾(Adam Cole)未正面回應喬治亞季斯的指控,僅稱嚴肅對待所有性侵指控,並會盡量滿足受害人需要,一旦接獲接訴便會展開調查。

軍官以職級恐嚇 「沒人會信你指控」

女兵赫雷斯(Mei-Ling Jerez)更是在派至軍營首天便遭強姦,她事後馬上報告上級,卻未被正視。她翌年再次被強姦,男方逞慾後還對她表示以其職級,沒人會相信其指控,這次赫雷斯也心灰意冷,未有舉報事件。赫雷斯表示感到孤單和欠缺支持,形容軍方本應讓所有人感到安全,「當中卻有人傷害我們」,甚至指「我寧願當初沒參軍,我寧願死」。

部分軍官則利用上司職權,伺機侵犯下屬。佩雷斯(Armando Perez)表示,曾多次遭上司性侵,但對方同時身兼部隊的防止性侵專員,使她求助無門。佩雷斯要求軍方不應再只在現有制度上小修小補,而是要從頭做起,政府亦可考慮成立部門,從外部監管軍方內部性侵問題。

軍方突收回案件 改內部審訊

斯坎倫(Erin Scanlon)去年離開軍隊,她2016年9月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費耶特維爾(Fayetteville)被同袍強姦,她事後向軍方舉報,案件起初由執法部門跟進,但在開審前6天,軍方把案件從法院撤回,改為內部審訊。斯坎倫被拒列席審訊或觀看審訊記錄,只准接受盤問及作供,斯坎倫的指控終被軍事法院裁定不成立。

斯坎倫透露,軍方不斷更換為她安排的輔導員,她先後向5名不同輔導員交代被強姦的始末,情緒也不斷惡化,部分輔導員亦以「天氣差」等種種藉口不出席聆訊。她2019年再以性侵案調查不當為由向軍方索償,卻受制於1950年的「費雷斯案例」,無法就性侵案控告聯邦政府。斯坎倫批評,軍方一直無意起訴強姦她的士兵,形容「我從一開始便不可能討回公道」。

美國廣播公司/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