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vs社交網●專題|解構澳洲與Google及Facebook世紀角力 探討新聞付費的盤算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00:00

澳洲政府提出法案,容許當地傳媒向轉載新聞內容的互聯網平台收取費用,引發與互聯網巨人Google及Facebook的世紀角力。法案不單在澳洲引起巨大迴響,更激起全球關注大型科網企業的壟斷問題。法案最終上星期四在國會通過,令這場「網戰」,成為全球首個強制科網企業付費的案例,令其他國家爭相仿效。到底付費是否可平息爭議?Google和Facebook背後的盤算是甚麼?本文會逐一分析探討。

特約記者:翟尚衡

這項去年底出台的《新聞媒體議價法案》,官方解釋是要解決當地新聞媒體與大型科網企業,包括Google及Facebook等「議價能力失衡」的問題。法案列明如雙方無法就收費達成協議,需交由政府任命的仲裁員決定價格。議案引起Google 及 Facebook 強烈反彈,認為此舉有違互聯網資訊自由流通的基本原則。Google 更一度威脅要撤出澳洲的搜索引擎市場。

不過就在國會審議法案前個多星期,Google先與西澳洲的新聞供應商Seven West Media達成協議,Seven West Media會向Google 旗下的News Showcase平台提供新聞內容,之後Google 再跟「九號娛樂」(Nine Entertainment)及傳媒大亨梅鐸旗下的傳媒集團拍板,分別支付每年至少幾千萬澳元費用,以換取轉載新聞內容,意味 Google 最終向澳洲政府「屈服」。

但另一邊廂,全球用戶達30億的社交平台 Facebook 則拒絕妥協,並於2月17日決定封殺澳洲媒體在旗下平台展示新聞內容,澳洲用戶也無法瀏覽當地及外國的新聞資訊。Facebook 表示,澳洲的法例令公司陷於兩難,他們需要在遵守法律及停止用戶收看新聞內容之間做抉擇,只能無奈選擇後者。

不過就在國會2月25日審議法案前,形勢卻峰迴路轉,Facebook突然發表聲明,表示公司已與澳洲政府達成協議,並解除封鎖,容許澳洲用戶及媒體再次分享及瀏覽新聞連結。澳洲財長說Facebook已跟澳洲「重新成為朋友」。

付費就可平息爭議?

隨著法案獲得通過,究竟今次政府與巨企之間的角力,政府是否就此全面獲勝呢? 有分析認為,雖然Google一開始就大力反對澳洲的議價法案,但並非如外界所指 : 不願意向新聞媒體支付費用。相反它去年底推出News Showcase新聞平台,就是希望「在可控制價格範圍內」與傳媒商討版權費的問題。

眾所周知,Google最出色的是它的演算方法,以精準計算搜尋結果,成為「網壇」一哥。公司管理層似乎亦將這種方法應用在發展策略上,深知自己在全球廣告份額上越佔越多,政府與傳媒的反抗就會越大。所以多年前已積極尋求應對方案,並在去年成立News Showcase新聞平台,希望採取主動,與各國傳媒展開個別談判,務求將購買新聞內容的費用減到最少。

一般而言,產品價格由供求雙方協商,但動用國家立法規管則是另一回事。澳洲政府提出的法案規定,若雙方無法在費用上達成協議,便需交由政府指定的第三方仲裁。這令Google感到不安,因為它除了搜尋功能外,還有其他介面包括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YouTube等可能要面對收費,最後可能更難控制成本。所以Google寧願在立法前盡快完成談判,以達致最有利於公司的協議。

除採取主動之外,擺出強硬姿態才能換取最有利條件,這亦解釋了為何 Google 在法案提出後一度威脅要退出澳洲的搜索引擎市場,因為它深明無論是澳洲政府抑或民眾,都不想Google「一拍兩散」。

付費大勢所趨,Google 早有準備

事實上,要求網絡平台為新聞內容支付費用,近年已在全球掀起一片爭議。2019年歐盟為保護新聞媒體的權利通過新法例,其中要求Google等互聯網企業要為顯示新聞內容付費,成為爭議的轉捩點。

到去年12月,Google與多個國家的傳媒展開磋商,為支付新聞費用鋪路。一個月後,Google與法國新聞業界達成協議。雙方在聲明中表示,法國報章參與 Google 的 News showcase 新聞服務,而Google 則會向媒體支付費用,標準基於瀏覽次數及資訊發布量而定。

法國報章聯盟認為,這項協議「實際上是承認新聞傳媒在網絡上的角色,並由於搜索引擎在網絡上使用它們的產品,而需支付費用。」Google 法國負責人亦承認,這項協議是開啟「嶄新視野」的明證。澳洲財長弗賴登伯格說,政府推出《新聞媒體議價法案》,是成功促使Google讓步的關鍵。在這場與科網巨企的對決,澳洲政府似乎先勝了一仗。

Facebook態度強硬,為何有能力拒絕政府?

那為何朱克伯格旗下的Facebook最初又會選擇與澳洲政府硬碰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Facebook本質上是一個社交網站,而非資訊提供者,更不是以新聞為主的網絡平台。有數據顯示,新聞內容只佔Facebook動態消息的4%,創造的收益可說微乎其微,這也是Facebook敢於全面禁止澳洲新聞內容的原因。

Facebook管理層認為,澳洲政府是從根本上錯誤理解Facebook與新聞媒體的關係。按照他們的說法,網民是主動在社交平台上發布內容或帖文,與Google等搜尋引擎供網民閱覽新聞不同,他們為新聞媒體帶來更多流量、訂閱及廣告收入。

換言之,比起依賴新聞媒體創造收益,Facebook認為自己才是為各媒體創造更多收益的平台,單是去年就為澳洲媒體提供約51億次免費連結,價值估計達4億澳元,但如今卻要為新聞內容付費,形容做法荒謬。有數據分析公司表示,Facebook的封鎖行動令登入澳洲新聞網站的人數大跌,其中海外流量平均一天減少了兩成。

搏奕最終取得回報,澳洲政府答應對法案作出4項修訂,包括加入兩個月調解期,給予社交網站和新聞機構在仲裁前有更多時間達成協議。而Facebook 則同意向新聞機構支付費用,預計在三年內投資十億美元。

分析認為,封殺澳洲媒體對Facebook整體沒太大影響,因為禁令只在Facebook的社交平台生效,而並無在同系的Instagram及WhatsApp等平台實施,用戶大可繼續在這些社交平台曝光與瀏覽。但在網絡平台不斷擴展,傳統媒體收入卻日漸下滑的環境下,「為新聞付費」的呼聲不斷提高,若Facebook繼續力拒各國及傳媒要求,恐怕只會引發更多不滿,所以它寧願支付一筆可控制的成本,以換取繼續保持市場地位。

不過,今次立法事件亦顯示這些大型科網企業不能為所欲為,類似的立法規管只會逐步增加。有分析相信: 「這只是一系列事件的開端,今天是澳洲,明天可能又會是另一個國家。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