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悟人生|見盡病人生死掙扎 自己也垂死 醫生:瀕死讓我今後更有人性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8 16:52
武肺疫情下不少醫護人員也病倒。(美聯社)

「無論你如何努力拯救病人,無論你如何努力希望救活他們,但他們陸續出現併發症,然後死去。」哥倫比亞醫生梅迪納(Norberto Medina)這句話,道盡今次武漢肺炎症情中,醫護人員面對那無法救人的無力感。但醫生梅迪納的體會更深。起初梅迪納只是受不了承受大量病人死去,後來不單無法與子女見面,自己更淪為重症病人,呼吸困難得他已預計自己可能都會像之前的病人一樣病死,幸最終他還是從鬼門關回來。梅迪納坦言這次經歷讓他變得「更有人性」,更懂體會深切治療部病人的痛苦和寂寞。

梅迪納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一間醫院工作,去年3月疫情爆發後,他與院內另外60多名醫生組成特別團隊,輪流負責照顧病重患者,不少醫生照顧病人期間也病倒,因此未病倒的醫生有時需要加班頂替,但無論他們多麼努力,不少病人還是相繼死去,令他們心力交瘁,梅迪納說:「有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我支持不住了,我實在不想再工作了。」

由於疫情嚴峻,梅迪納和擔任急症室醫生的妻子席爾瓦(Mayely Silva)去年6月決定,暫時不再跟3名年齡介乎1至10歲的子女見面,以免傳染他們,子女則交由兩夫婦的父母照顧。

有哮喘病史 發燒11天不退終入院

梅迪納和席爾瓦不久後便染上武肺,雖然席爾瓦的病情輕微,但有哮喘病史的梅迪納情況則嚴重得多,感染後一直呼吸困難,亦無法退燒,最終在染病後第11天入院。梅迪納憶述他當天起床後感到很難受,「我對妻子說,我受不了」,於是駕車到醫院求醫,醫生隨即證實其病情已惡化為肺炎,需馬上送往深切治療部,正式由醫者淪為接受救治的重症患者。

見盡武肺患者死亡的梅迪納獲知要留院後,深知將要面對一場硬仗,他形容當時只感到前路茫茫、恐懼不已,「有些時候真的感受到前景完全未明和百分百的恐懼……我感受到死神的存在,這是新體驗,但也令人感到痛苦不堪」。

致電家人承認「可能會死」

梅迪納其後被送進深切治療部,他憶述深切治療部十分嘈吵,「到處也是呼吸機的咇咇聲,護士在高呼大叫,醫生跑來跑去」,但他的病情持續惡化,逐漸變得氣弱游絲,致電家人時甚至已開始談到「可能會死」。醫生有見梅迪納情況轉差,建議他使用呼吸機,但梅迪納拒絕,稱他行醫的經驗顯示呼吸機無助救活患者。

梅迪納病重期間,最火急如焚的莫過於席爾瓦,她坦言丈夫是一家之主,「假如要我負起這重擔……這很艱難」。幸好梅迪納的情況不久後開始改善,染病第15天便出院,但回家後仍有症狀,出院後再過一個多月才能再上班,這時距離他感染武肺已相距54天。

梅迪納康復期間亦捐出血清,協助重症病人治療。康復後,其甲狀腺仍有後遺症。儘管武肺康復者理論上有免疫力,不過梅迪納還是接種了武肺疫苗,他說:「這疫苗對我來說,是重大的成就,更是一種希望……這是所有工作及努力的回報。」

決繼續行醫 「這是我的使命」

「我生來就是做醫生,這就是我的使命。」梅迪納憶起自己10歲已立志行醫,如今這使命感更堅定。哥倫比亞累積逾5萬名醫護人員感染武肺,當中227人死亡,他僥倖死過翻生,當初曾說過「不想再工作」的他繼續披上醫袍,繼續出入深切治療部救人,現在對深切治療部的病人所面對的痛苦和孤獨更多一份理解,「這場疫症永遠改變了我,它讓我更有人性。」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