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受訪揭心態:示威者就是罪犯 
洗腦 隔絕 緬軍量產殺人機器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0 02:00

【成魔之路】

緬甸軍方在上周六「軍恥日」大開殺戒,國際社會譴責之餘亦不禁問,緬軍為何如此殘暴,連稚子也不放過?美國《紐約時報》深入訪問四名緬軍,指持續洗腦加上如「國中國」的社會隔離,令大多數緬軍深信他們高於平民,國家沒有他們捍衞就會倒下,又視示威者為罪犯,使他們淪為不質疑上司命令的殺人機器。

緬軍以捍衞緬族和佛教為己任,來自欽族的吞密昂,也許先天有一重隔膜。他10歲喪母父親酗酒,進了少數族裔寄宿學校,後來考入首屈一指的緬甸國防學院,更成為第77輕步兵師上尉,自覺軍隊救了他,「軍隊成了我的家庭」。但到2月政變時,他已覺得緬甸沒希望,本月初在仰光街頭拾到實彈彈殼,更想作嘔,數日後離軍營叛逃,至今一直匿藏。

軍政財獨立如「國中國」

「他們視示威者為罪犯,因為不服從或抗議軍隊,他們就是罪犯。」吞密昂說:「多數士兵一世人都未享受過民主,他們仍活在黑暗中。」

緬軍過去五年雖與民選政府分享部份權力,但仍維持一整套獨立的生態系統,有自己的企業、銀行、醫院、學校、保險公司、流動網絡和農場。更重要的,是有自己的電視台、出版社和電影公司。吞密昂說他在國防學院第一年要看的電影,把1988年民運人士描述成一群斬士兵手的野獸。

這種宣傳近日變本加厲,受過心戰訓練的軍官,在facebook多個軍人群組不斷植入各式民主陰謀論:全國民主聯盟靠舞弊在去年大選大勝;金融大鱷索羅斯是幕後黑手;獲酋長油元支持的穆斯林陰謀分子圖推倒佛教等。

一名駐仰光部隊現役上尉說:「士兵殺人的心態,就是認為他們正保衞國家免受外國干預。」「多數士兵都被洗腦。」這位同在國防學院畢業的上尉說:「我加入軍隊是想保衞國家,不是打自己人,很痛心見到士兵殺自己人。」

禁離軍營 斷網防軍心動搖

不過軍人一向跟平民活在兩個世界,絕大多數軍人和家眷住在軍營。軍官子弟通常跟其他軍人子女或者有軍方聯繫的大亨後代通婚,他們的下一代又再從軍,令政變後成立的國家管理委員會,成員都來自互連的家族樹。原國會內佔四分一議席的軍方議員也從不跟其他政黨議員交往。該現役上尉說,陣亡軍人的遺孀,也會被安排再嫁單身士兵,「多數士兵都跟世界割離,軍隊對他們就是唯一的世界」。

軍人家庭在軍營一舉一動受監視,政變後多數更要有批准才可離營超過15分鐘。受訪軍人都指近期斷網除了針對民眾,也為防軍心動搖。另一已叛逃軍官說:「我會形容這是現代奴隸。我們要服從上司所有命令,不能質疑是否公義。」

但想走也不易。仰光一軍醫說:「我樂意當人民公僕,但在軍隊就要當軍頭僕人。我想辭職但不可以。如果辭職會被送監,逃走的話他們會折磨我家人。」

美國《紐約時報》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