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文化●探討|歐美流行抵制「政治不正確」言論 將威脅社會言論自由?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1 00:01

在網絡時代,不喜歡一件貨品按個掣便可取消訂單,不想聽音樂會亦可取消座位。而「取消」一個人,原來也成為歐美近年最流行的文化,名為「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或為抵制文化。「取消者」很多時人多勢眾,被取消的則是有頭有面的名人或歌手,雙方都認為自己站在輿論高地,互相指摘對方危害社會的言論自由,本專題將探討此現象。

特約記者:翟尚衡

英國哈里王子與太太梅根,接受美國名嘴奧花雲費的專訪播出後,震撼全球,成為現實及虛擬世界最熱門話題,更令英國王室因種族問題及忽略梅根的精神困擾飽受抨擊。不過由訪問引發的衝擊不止於此,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其中一名發起人托梅提(Opal Tometi)公開呼籲抵制英國王室,以回應歧視問題。另一邊廂,英國知名節目主持人摩根(Piers Morgan)在「英國早晨」(Good Morning Britain)則批評梅根只是做戲,指她在訪問中的表現「可以提名奧斯卡」。英國通訊管理局隨後收到超過4萬宗投訴,摩根最終要辭去「英國早晨」主持人職務。

「取消文化」 越演越烈

一石激起千重浪,支持與反對梅根的網民在大西洋兩岸互相交鋒,大體上美國人多支持梅根無畏敢言,而英國人則認為指控荒誕,繼續擁護王室。網絡世界賦予人們暢所欲言的自由,無論支持或批評只要言之成理,原本是好事,但有評論卻認為事件不斷發酵,引發「同溫層效應」,很多人只愛聽跟自己想法相同的言論,令同溫層越變越厚,人們真心認為自己及「同路人」的觀點才最正確,開始聲討另一群非我族類,甚至出言抵制或杯葛。「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或者有人稱為抵制文化,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迅速滋長。哪位名人或藝人若說出不合主流的意見,哪人就可能被 「Cancel」,等同要將他滅聲或消失,摩根或許是最新一個被取消的例子。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近年才普及的詞彙,它首次出現於大眾視野,是《紐約時報》2018年6月一篇報道《每個人都被取消了》(Everyone is cancelled),文章道出了不少荷李活藝人或名人「被取消」的經歷,好像曾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女歌手Taylor Swift 、 億萬富豪蓋茨(Bill Gates)、 天后級歌手Gwen Stefani 等,連紅透半邊天的黑人饒舌歌手 Kanye West 也不例外,有的是發文不符主流意見,有的則爆出富爭議性「言論」,但同樣遭到網民抵制,謾罵聲不絕於耳。

情節是否似曾相識?抵制知名人士的文化並非這兩年才出現,但早期被取消的名人,大多關乎一些較嚴重的「罪名」,例如在「#MeToo」

運動中爆出性侵醜聞的製片人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及《紙牌屋》男主角奇雲史帕西(Kevin Spacey)等,他們遭網民「取消」,不少人都覺得是罪有應得,促使有權勢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部分人稱這是「警醒文化」,提醒人們在語言及行為背後隱藏的偏見。

但事情逐漸發展下來,近一年有越來越多藝人或知名人士如《哈利波特》作者羅琳、加拿大女歌手Shania Twain等同樣被網民取消,遭受扺制。有人認為他們的言論,可能只是提出自己想法或者政治取向,卻無情地遭到千夫所指,並且以行動圍剿,被質疑矯枉過正。

文化精英變受害人 ?

當中羅琳去年六月在社交媒體轉貼一篇討論生理與衞生文章時,加入了自己的看法,言論被指針對跨性別人士,於是引來同性戀及跨性別團體的強烈反彈,在網上掀起一輪討伐風波。羅琳之後聯同超過150名學者、作家和藝術家,在七月發表公開信,指出審查風氣正在西方文化中蔓延,人們不能容忍跟自己不同的意見,更公開作出羞辱和排斥。聯署人認為這種文化若繼續當道,將導致公眾拒絕接受不同意見,窒礙言論自由。

不過,這封公開信也正如它所談論的議題一樣,在網上引發熱議,不少人支持公開信的論點,認為網民需要克制,不應走向偏激。但批評者則反指,這封由名人、作家及學者共同簽署的信件,根本是將事情本末倒置 : 因為這些簽署人不是普通網民,而是能接觸大量讀者及觀眾的社會精英及文化領袖。批評者認為羅琳利用自己的社交平台「攻擊」跨性別人士,卻期望毋須承擔任何後果,更將自己描繪成受害人一樣,是最虛偽的做法。結果這封信不單無法令取消文化歸於平靜,反而令事態繼續升級。

政治兩極造就取消文化

是因果抑或巧合?去年七月公開信引發爭議的時間,正是美國黑人抗爭運動最高峰時期,警方暴力執法導致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這場規模空前的抗爭,原是要挑戰長久以來植根於制度與生活中的種族歧視,但同時也令美國社會出現嚴重撕裂,無論是政治抑或生活議題都出現兩極化情況。而為了彰顯所謂的「政治正確」,取消文化便是自由派網民的最有力武器。

所以縱然大部分有份連署公開信的人表示,他們同樣支持這場反歧視運動。但對於主張取消文化的人來說,這些處於社會上層的精英就等同右派或保守派分子,認為不應給予他們任何平台,讓歧視性言論可以堂而皇之地表達出來。情況就如近年美國部分大學生,抵制極右人士到校園演講,引發言論自由爭議一樣。他們認為言論自由雖然重要,但這不代表說話沒有後果,「取消」更像是一種問責制度,是社會言論自由一種自我修正的過程。縱然或許會出現過火現象,但還遠遠沒有達到威脅言論自由的地步。

現實是取消文化只是製造輿論壓力,並不能真正「取消」某一個人,就如互聯網上對《哈利波特》作者羅琳的指罵,並不能真正「取消」她或影響她作品的銷量。

至於摩根,他辭去「英國早晨」主持人職務後,據報節目即時流失了三十萬觀眾,而所屬的ITV電視台股價更下跌了百分之3.8。他聲言縱使不再主持早晨節目,但對梅根的批評不會就此作罷。

所以說到底,英美法律言論自由的界線訂得很寬鬆,只要不帶來即時危險,哪怕是宣揚納粹或共產主義,甚至是歧視性言論仍不屬違法。在互聯網時代,知名人士固然擁有說話的自由,但無權無勢的小市民同樣擁有一席之地。那究竟怎樣才算是合情合理的言論自由呢?可能就要靠整個社會不斷互動才能找到合適的界線,而「取消文化」,或者就是不斷互動的其中一個過程。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