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故事|模特兒轉型KOL繼續接廣告 自行拍造型照 上社交網推廣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4 12:05
Alexina Graham(MODELS1)

受疫情影響,傳統攝影及模特兒行業經歷長時間停工,加上人們經常留在家中,不少品牌亦改變宣傳手法,請模特兒改為在網上宣傳及投放廣告。部份模特兒趁機轉型當KOL,自行拍照並推銷產品,反映未來廣告業模式或會轉為側重以社交賬戶宣傳的「影響力行銷」(Influencer marketing)模式。

不少名人或模特兒都有開設社交平台賬戶,粉絲就是觀眾群,因此他們可順勢開拓廣告宣傳的渠道。男模霍普金森(Nathan Hopkinson)去年工作量因疫情大減,他轉為花更多時間增加社交平台曝光率,結果他自去年3月起,在TikTok的粉絲增長超過27萬,Instagram跟隨者亦增逾13萬。霍普金森形容:「我視此為全力發展社交平台的機會,我開始定期發佈TikTok影片,得到的回報甚高。」

傳統廣告拍攝工作過去一年近乎停頓,無論模特兒或是大品牌公司,都要轉型自救。Victoria’s Secret天橋模特兒、30歲美國女模Alexina Graham曾確診武肺並停工,去年3、4月完全沒有工作,她其後開始自己拍照,透過社交網站宣傳產品,逐漸變成常態。Alexina Graham形容社交網站已成為她工作的主要部分,「社交網站現在已成為我們工作其中一個重要部份……每周拍攝、修圖、出帖文都要用上很多時間」。

國際品牌歐萊雅(L’Oréal)邀請代言人美國女演員Eva Longoria自拍染髮短片,歐萊雅英國及愛爾蘭地區巿場總監贊格(Lex Bradshaw-Zanger)表示︰「這是首次與我們的代言人進行這樣的拍攝工作……這廣告在數碼平台、社交網站及電視都有播放,迴響正面。因為理髮店沒有開門,Eva Longoria在家染髮的經驗,令很多人有共鳴。」

逾七成品牌增撥資金做網上宣傳

利用個人社交網站賬戶宣傳正是「影響力行銷」(Influencer marketing)的宣傳模式,雖然L’Oréal非首次採用,但其相關預算明顯在疫情後增加。影響力行銷中介公司「Takumi」一項調查指,73%品牌都有類似轉向。

模特兒公司「Evolve Model」管理總監羅絲(Elizabeth Rose)指︰「疫情爆發時,製作要暫停,所有品牌都很緊張,不知如何將服裝放在網上出售……一般模特兒不懂製作令品牌滿意的推銷內容,所以品牌轉向找網紅。」公司收到很多客戶要求找一些能夠自行拍攝廣告的模特兒合作,部份品牌打算在未來繼續沿用此模式。

對比起傳統廣告,「影響力行銷」的關鍵是夠真實,可讓粉絲覺得與KOL與他們有連繫。旅遊網紅Shu Lin表示︰「品牌喜歡我與觀眾有直接和非常多的互動關係。」因此在疫情期間,她收到更多時裝品牌的合作邀請,「社交平台和用戶越來越多,作為創作者和用家本身,我們希望見到更少修飾,而更能反映每日生活的內容」,她樂見時裝界的巿場營銷變得多元化。

模特兒公司:KOL不夠專業

在Instagram追蹤人數逾100萬的網紅Victoria Magrath近來與Dior、Armani和Tiffany & Co.等多個知名品牌合作,她表示網紅的推銷更新鮮及獨特,亦可節省聘請大批攝製團隊、租用場地拍攝廣告的費用,KOL甚至可自行建立形象、拍攝和修圖,令廣告費大減。

Victoria Magrath進一步指,網上平台比傳統印刷廣告相比,更可追蹤廣告的實際觀看人數,以至觀看的用戶閱覽廣告前後的上網記錄等,形容網上廣告的成效更精準。

歐洲大型模特兒公司「Models1」管理總監霍納(John Horner)表示,模特兒轉型為KOL並不容易,因為模特兒各自有代言的品牌,故需由專門的社交網站編輯協助,讓他們可輕易配合不同品牌的需要。而且,KOL並非專業模特兒、時裝或美容專家,若一些KOL同時宣傳大量不同品牌,其宣傳內容將勢受質疑。

英國廣播公司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