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生活|假髮行業意外成為封城受益者 不只銷情激增 慈善機構亦獲多2倍人捐出頭髮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5 10:08
布魯爾剪掉14吋長髮作捐贈之用。 互聯網

疫情全球肆虐,許多國家為了抗疫都實施封城政策,但假髮行業成為意料之外的受益者,不但假髮銷量激增,專門接收真髮再捐助有需要人士的慈善組織指,捐贈者增加了約2.3倍。

美國丹佛一間醫院的47歲麻醉護士布魯爾(Diane Brewer)因怕受感染,疫情後一直不敢到髮廊剪髮,一頭長髮已留及腰部。直至她接種了疫苗3個月後,終於到髮廊剪掉14吋長髮,並擬捐給慈善機構。

不少美國人就像布魯爾,因為疫情超過一年未曾剪髮,長島慈善機構「Hair We Share」專門生產假髮送給因患病脫髮人士,創辦人之一的奇默拉(Suzanne Chimera)坦言近期捐頭髮人士大增,「很多人都說:『我(光顧)的髮廊關門,我現在只想剪頭髮,因此我會剪掉送給你』。」

捐髮者明顯增加 連男士也參與

奇默拉表示去年的捐贈者增加了約2.3倍,而且越來越多男士詢問如何捐髮,曾試過24小時內有6名男子答應捐髮,「以往我們一個月都沒有6位男性捐贈者」。

奇默拉指一根假髮需要大約六根真髮織成,他們會要求捐髮者的頭髮長度至少要達8吋,「我們最終只能將8吋的頭髮製成4至6吋的假髮,而大多數戴假髮人士都是婦女和年輕女孩,她們大部份想要長髮」。因此她都會要求男性捐贈者是否可以留長頭髮一至兩個月才捐髮。

新澤西州「Wigs & Wishes」專門為癌症病人提供假髮,創辦人卡蒂埃(Martino Cartier)稱倉庫目前已放滿頭髮,最近便從德州一間髮廊收到兩批頭髮,估計達90磅,比以往一個月收到的頭髮還要多。卡蒂埃表示收集到的90%頭髮最終會製成假髮,但部份頭髮因為濕掉發霉或髮質受損無法採用。

密歇根州28歲藥劑師Jerika Nguyen自2020年起一直留長頭髮,直至上月向慈善組織「 Children With Hair Loss」捐贈了9吋頭髮。她將這段經歷與她2016年首次捐血作比較,「我在2016年決定首次捐血,因為那年是非常動蕩的一年,總統大選、奧蘭多槍擊事件、英國脫歐、寨卡病毒和北達科他州反輸油管事件」。她認為今次捐髮可謂一個類似的過程,思考「我能做甚麼呢為這世界帶來更多光明呢」,最後便決定捐髮,而她相信自己會繼續這個行動。

假髮銷量倍增 或因封城壓力致脫髮

疫情除了令更多人願意捐髮外,亦刺激假髮銷量激增。網上假髮銷售商Moramode的創辦人戈諾(Rebecca Gono)稱,產品銷售量由以往每月20個增至逾百個,許多新客戶「以前沒戴過假髮,但他們無法前往髮廊。隨着當局實施封城,許多人因壓力或者因確診而脫髮」。

倫敦假髮生產商Mandeville的皮克林(Jo Pickering)說:「我們的工作日程現在已經爆滿,我們多了很多新客人。」

英國《每日郵報》/美國《華盛頓郵報》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