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疫苗研究空白30年 政府未建立危機管理體制抗疫不力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5 22:03
日本研發疫苗的進度大幅落後其他國家。 資料圖片

全球各國都致力研發疫苗抗疫,但日本在這方面不僅落後於美英中俄,甚至被越南和印度超越。上月日本首相菅義偉甚至親自與美國輝瑞高層交涉,以確保獲得疫苗供應。日本在這場「疫苗開發戰」被大幅拋離,與政府在疫苗研發方面不肯投入,出現「空白的30年」不無關係。

訴訟及感染事故 政府及民眾對疫苗現陰影

上世紀80年代,日本針對水痘、日本腦炎和百日咳等疾病的疫苗技術具有很高水平,還向美國等提供技術。但1992年東京高等法院在預防疫苗接種的副作用訴訟中,裁定政府要作出賠償後,日本政府決定不上訴,更在1994年修訂《預防接種法》,將疫苗接種列為「努力義務」。

當時日本又發生大約1800名血友病患者,因使用一種血液凝固因子製劑而感染愛滋病事件,也令民眾對疫苗出現陰影。不少父母都擔憂疫苗的副作用,接種率因而顯著下降,亦直接影響新疫苗和技術開發的進度,甚至基本上處於停滯不前的境況。

1990年代起日本疫苗開發停滯

涉及血液凝固因子製劑事件的厚生省生物製劑課長於1996年被捕,最後被判業務過失致死罪成。判決亦導致厚生省內部開始以追究責任為藉口不再進行開發,省內前職員表示,「只要發生問題,我們便要當替罪羔羊,政治家不會承擔責任」。

反觀日本疫苗停止開發疫苗同時,美國以2001年炭疽事件作契機,升級應對公眾衞生危機措施,在緊急情況下疫苗開發資金的支援、臨床試驗和緊急使用許可等政策都能迅速啟動。

全球疫苗市場的增長率接近每年7%,而每當出現死亡率較高的大規模傳染情況時都會出現新疫苗,但如果沒有大規模感染,就沒有疫苗需求,僅靠民營企業難以開發。日本北里大學的特任教授中山哲夫表示,「發生疫苗差距是因為存在政策差距」,感嘆於日本政策的停滯。

日本研究及技術人員外流

日本生物企業UMN Pharma倚靠新技術開發流感疫苗,投入了逾100億日元建設工廠,但許可申請在2017年以相較於現有疫苗「缺乏臨床意義」的理由被駁回。UMN因而出現資不抵債,最後被併入鹽野義製藥旗下。

由於日本的環境限制,不少研究人員和技術亦流向海外,一位病毒學家指出,「日本限制很多,而支援體制卻很薄弱」。上述種種原因,導致日本國內缺乏開發支援、收購和儲備疫苗的氛圍。

政府管理不善抗疫無能

而除了開發疫苗不力,日本政府今次抗疫的表現亦為人詬病。《日本經濟新聞》記者秋田浩之總結日本管理體制長期存在3個弊端,導致無法有效對抗疫情。

第一個弊端是沒有明確制訂戰略優先順序,一直採取「臨急抱佛腳」的應對策略。日本學習院大學教授井上壽一指出,「控制疫情、保持經濟、舉辦東京奧運會……由於不明確最優先做甚麼,不斷的緊急事態宣言形成惰性,國民也不再配合」。

而優先順序不確定的原因就是政府各個部門長久存在的配合問題,形成疫苗接種、PCR檢測、病床數量處處滯後,「元兇之一就是省廳之間及中央與地方政府缺乏合作」。就以疫苗為例,接種歸厚生勞動省管,與地方政府的協調歸總務省負責,運輸歸國土交通省負責。雖然分工合作方式與歐美相若,但日本欠缺緊急情況下的協調能力。

第三個弊端是毫無根據的盲目樂觀,日本似乎不擅長做最壞的打算,例如2009年出現了新型流感,日本政府翌年便提出了應對感染大流行的建議,包括保健所、PCR檢測及強化疫苗開發等,但一直擱置沒有落實。在上屆安倍政府擔任國家安全保障局次長的兼原信克説:「在應對頻發的地震及颱風等災害方面,日本建立了世界最高水平的體制,而應對疫情大流行卻沒有做好準備。更嚴重的是戰爭風險,日本對威脅視而不見,基本沒有建立起必要的危機管理體制」。

《日本經濟新聞》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