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北美直擊|「人在、心在、燭光不滅」 多倫多千人悼六四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5 15:30
群眾手持蠟燭高歌《願榮光》與呼喊「光時」口號。
(馮樂怡攝)

(北美通訊)今年六四維園首度被封,香港集會被禁,海外華人紛紛出席當地集會表態。其中多倫多的燭光晚會吸引近千人參加。有目擊當年慘劇的記者雖已平伏創傷,但仍堅持每年出席以悼忘魂;亦有回流港人帶同子女出席集會,以教育子女認識「真實的歷史」。

多倫多特約記者:馮樂怡

多倫多六四燭光晚會一如以往,選址多倫多大學六四紀念碑前。集會於晚上8時開始,唯未到7時已有近百人於場內等候;至8時後,參加者仍川流不息,會場幾近爆滿,有人需站在數十米外外的路口參與集會。

主辦方「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稱今年出席人數為近年之冠,並留意到年青參與者比往年多,對此感到鼓舞。會長吳溫溫指,集會人流反映香港人的憤怒,「香港集會被禁,又有多人被捕。大家都唔明白點解要做到呢個地步,以致到我連一個追悼嘅機會都冇?」

她又說,此時此刻,海外華人更是身負重任,「我哋32年嚟一直做嘅,就係要反抗遺忘、反抗被消失。要點樣將運動嘅歷史保持落去,將嗰啲學生嘅精神堅持落去。喺香港2019年嘅運動之後

依家可以算係最黑暗嘅時刻,但人在、心在、燭光不滅。我哋點樣承傳,令維園嘅燭光永遠不滅,呢個係我哋嘅理念。」

「安港學盟」成員Moon亦為集會講者之一,仍是學生的她認為身為年輕一輩,有責任將爭取民主自由的精神承傳下去:「正因為我哋年輕,接觸嘅科技比較多,更加要將呢件事保存落去同埋去記住佢。」她坦言,雖然自己居住在自由國度,但仍有家人身處香港,難免擔心自己出席活動會影響親人,但出於使命感,她仍會出席活動,「都會驚嘅,但就算只係好少事,都仍然會出席活動或者出嚟講,係應該嘅。」

集會出席者眾多,其中包括當年目擊天安門慘劇發生的前《環球郵報》記者Jan Wong,她憶述當年所有外媒都對中共政府的鎮壓手段感到震驚,「當時的活動已進行了一周,現場一切都很平靜,所以當我們看到軍隊帶着武器和坦克車進來時都非常震驚,我想當時的民眾都很震驚,他們完全沒有想過會被殺。即使如此,示威者仍然和平,他們只是想要保護廣場,試圖阻礙坦克車推進;但軍隊卻開始射擊阻礙自己的平民,那些人只有一雙手,而軍隊卻有搶,這是單方面的暴力。」

目睹一切的Jan用了逾十年時間才能撫平傷口,「當時我們沒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的概念,但我和我的助理在事件一天後開始哭,我們也不知道為甚麼,只是覺得很悲傷。以前我每年出席集會都會哭,但32年過去了,我現在已經不會哭;但我仍然會來,因為身為目擊者,我需要來。」Jan同意香港過去兩年的社運有如天安門事件再現,「他們只是想要一點點的自由,但政府卻加倍壓榨他們。」她認為仍身處香港和中國爭取民主的人很勇敢,但除了出席活動表態外,她在這裏可以做的不多。

帶同妻兒,一家五口一同出席集會的馮先生就認為,身在異地,仍然可以肩負起「說真話」的重任,將事實流傳下去:「因為呢個係歷史嘅事實,我覺得我哋係有責任去傳俾下一代,等佢哋都知道其實當時曾經有發生過咩事。因為其實你唔知將來會發生啲咩事,咁通常人哋話歷史就係勝利者寫嘅,咁唔知邊個係會勝利;咁所以係目前我哋係有責任去話俾我啲小朋友聽,當時曾經發生過啲咩事。」

除了華人面孔,現場亦見不少當地人參與集會。其中陪同女友出席的Nick直斥港府禁止六四晚會不人道,「紀念死去的人是唯一和最後可以為死者做的事,無論如何亦不應該被禁,這是最基本的;不能悼念死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但他相信,即使港人不能再公開悼念,只要永不忘記,亦能找到自己的方法去紀念所發生過的事。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