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峯會前瞻●專題|拜登擺出領導全球之勢 意欲團結各國統一行動應對挑戰

更新時間 (HKT): 2021.06.11 05:51
2018年G7峰會,德國發放默克爾跟特朗普對峙的照片,被指最能反映美國與盟友為敵的局面。資料圖片

七國集團領袖時隔兩年後才再度以「實體」形式舉行面對面的峯會,與過去數年特朗普任美國總統時相比,今年峯會前的氣氛明顯少了一些「火藥味」。七國集團峯會是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首次外訪,他在抵達英國後,到了米爾登霍爾皇家空軍基地向駐紥當地的美軍演說,高喊「美國回來了」,預示美國將與北約重修過往的緊密關係。《路透》也報道,拜登政府已經與歐盟準備好聲明,研究結束雙方持續約3年的關稅戰。拜登不斷向盟友釋放善意,華府重新擔任七國集團「領袖」角色的動機已彰彰甚明。

七國集團成形於1970年代,當時世界資本主義陣營經濟呆滯,先後遭受美元危機、石油危機等打擊,美國於是牽頭,連同日本、英國、西德以及法國組成聯盟 (後來再加入意大利及加拿大),協調各國的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聯手拉動增長。由於七國集團成立之初,七個國家已佔去全球GDP約50%,因而被稱為「發達國家俱樂部」。

在特朗普任美國總統時期,美國與其他G7成員國的關係跌至冰點,當中2018年6月七國集團峯會中,一幅德國總理默克爾站在枱邊怒視特朗普的照片,就被視為是最佳寫照,當年峯會也只發表了一個沒有美國簽字的宣言。及至2019年,美國與其餘六國矛盾更深,各方在貿易壁壘、跨國企業徵稅等議題上劍拔弩張,最終連一份聯合公報也付之闕如。特朗普認為,七國集團是舊時代產物,美國獨挑大樑,付出多而收穫少,並不符合美國利益。因此,他曾多番要求邀請俄羅斯 (2014年因為入侵克里米亞被逐出峯會)、印度及南韓等國家加入。

特朗普的傲氣其來有自,美國在七國集團中可謂一枝獨秀,除了經濟實力最強,政治及軍事上也是鶴立雞群。七國集團之中,法國、德國和意大利身處的歐洲大陸,仰賴於美國的核保護傘來抗衡蘇俄威脅﹔英國、加拿大就是美國主導的五眼聯盟成員,國家安全與華府合作密不可分﹔至於日本,自二戰後訂立和平憲法,國防外交策略基上與美國同氣連枝。由是,在七國集團的決策中,美國影響力至巨,美國足以透過這個「發達國家俱樂部」,把華府的一些政策方向輻射至全球。

七國集團成員國間的實力雖然有差異,但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爾曾經明言,美國不應寄望能夠單方面擺弄整個集團,特朗普看不起、甚至詆譭七國集團的客觀結果,猶如美國自裁。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正酣時,欲在峯會聲明中加入七國一起針對中國的條款,當中包括抵制及抗衡一帶一路,最後便無疾而終。

相對於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拜登政府已擺出了一副已準備好再次領導全球角色的架勢,七國集團定當成為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誠然,或許正如特朗普所說,七國集團影響力或已日暮西山,其GDP佔全球的比例,在2019年已降至30.7%,預計2025年還會進一步跌至28.8%。但在拜登看來,七國集團不單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同盟,也是全國資本主義以及自由世界大國的連結,如何利用好這個平台,制訂共同應對各種挑戰的統一行動綱領,相信會是未來幾年拜登主政下,華府對七國集團的取態。

《蘋果》特約記者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