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街地膽】媽媽從前擺檔賣鹹魚 怕醜小孩長大記舊情

更新時間 (HKT): 2016.10.21 23:59

放工時間,偶然會在人來人往的行人天橋上停下腳步,看看泛起黃燈的花園街,「欣賞花園街,黃昏來最靚,因為剛亮燈的排檔,燈光柔和,如同兩排燈籠。」在花園街長大的郭斯恆(Brian),九十年代頭跟隨母親在花園街看檔,2011年的花園街火災,街道變天,令他的起心肝重回舊地,在兩年間觀察街道物件,用心聆聽小販故事,以圖文、數據分析所見所聞,紀錄火災後的變化,原本只是來做畢業論文,今年終出版成為實體書《我是街道觀察員》,讓我們重新認識這條褪色老街。

Brian的爸爸,六十年代已在花園街當小販,曾租住花園街內的三樓單位,方便從窗口睇水,「細個覺得小販的工作好低微,在社會階層中屬低層次,幫屋企人開檔,好怕撞到同學。」,當上童工小販,難受之餘,最面懵是與街坊講價,「其實講價好尷尬,但在街道生存就要與不同的人講價。」人大了,懂得職業無分貴賤,回溯童年在花園街的往事,始終是快樂的,「以前細個沒有太多娛樂,香燭舖平日會丟棄竹枝,中秋節後會掉舊燈籠,一班細路執回家重新砌模型或做手工交功課。」對於小朋友而言,花園街就是一個大遊樂場。Brian指大部份老店已結業,全條街只餘下傳統中式餅店「奇趣餅家」、雞檔、菜檔及香燭舖四間老店,仍保留八十年代風味,「奇趣餅家舖後有師傅整餅,即搓即焗,街坊知道甚麼鐘數來買老婆餅。」在街內流傳的三十多年手工餅香,更列入米芝蓮名單,揚威國際。

在香港當小販,絕對是夕陽工業。六、七十年代只要交一張相及五蚊牌費,就可以申請小販牌,無門檻可言,不少偷渡來港的內地人,為求餬口當上小販,「母親當年來港時不足20歲,在花園街內賣鹹魚,不斷轉賣不同的物品,一賣就幾十年,她不想退休,返工其實是想見老街坊。」在花園街賣衫褲30年的超哥,大火後極力幫檔主們爭取權益,與Brian媽媽及街內的大部份小販一樣,唔開檔唔聚財。排檔敵過火災,卻敵不過時代巨輪,「好多人做唔住退下來,無後生仔入行,因為收入已不足以養一頭家,我們年紀大,有檔開好過入劍橋啦。」1970年市政局停發小販牌,牌照數目由八十年代的二萬個,直至2014年全港只有約有六千多個,老一輩的牌主大部份七八十歲,Brian慨嘆見證花園街小販歷史的人買少見少,「他們的遭遇正正見證香港的轉變,他們的故事,也是香港人的故事。」

記者:王佩兒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