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衝浪】傳媒人辭工浪遊歐洲四個月 以畫換宿瞓梳化

更新時間 (HKT): 2017.03.24 11:40

社交媒體上不難見到「出走」的資訊,這邊A君搶到平機票,那邊B君在世界另一端打卡,弄得人人也想拖篋出發,只恨香港打工仔年假得十幾日,剛出走舒口氣,又得重回現實。怕出走或許因盤川有限,面書「周圍行CircleWalker」專頁版主朱樂恩,選擇面世13年的沙發衝浪(Couchsurfing),親身「住進當地人的家」廣交好友又節省旅費。要Gap Year半年浪遊他鄉,其實唔難。

「因為免費!沙發衝浪是免住宿費的,至少節省一部份支出。」以「周圍行」(CircleWalker)為筆名在面書開設同名專頁的朱樂恩爽朗地笑着說。

旅人網上租屋網站Airbnb現時打正旗號賣「住進當地人的家」的地道風情,但此意念早已在旅人之間流傳。2004年,四位旅行愛好者成立「沙發衝浪」網站,鼓勵不同國家的網站會員招待別國來訪的會員,藉此讓旅行者與當地人有更緊密聯繫。當中不涉及金錢利益,會員之間多以「分享」作回報,例如煮一道家鄉菜跟屋主共嚐、或是共奏一曲等。網站資料顯示,時至今天,「沙發衝浪」會員已遍佈全球十萬個城市,人數高達約一千四百萬名,約等於香港總人口的兩倍。

「我覺得畫畫是認識人的橋樑,部份時間,語言真的溝通不了,反而透過畫畫轉化在紙上,然後他們看到自己的樣子在紙上,他們也會開心,這是一個交流。」雖說英文是國際語言,但大部份歐洲人與香港人始終不以英語為母語,要流暢溝通有一定挑戰性。而畫畫令她感受最深的一次「交流」,是在俄羅斯。「我們一直以文字溝通,見到真人時才知言語不通,面對面都要用Google Translate,因而互相減低了溝通的興趣。」但當坐下畫畫時,對方一家人擺好甫士後,靜靜地讓她畫,一盞茶時間過後,面對畫好的水彩畫,大家互望而笑,「我想我們那一刻大概是明白了對方吧!」無聲勝有聲,便是如此。

她試過在哥本哈根打地鋪,也睡過阿聯酋首都大宅客房,遇上有趣的屋主,似乎比睡對沙發客更加重要。「夠幸運的話更可以遇上啱傾啱講的同好!我在芬蘭的屋主,他是一位漫畫家,以畫漫畫為生。」經該屋主的介紹下,CircleWalker到訪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動漫中心,隨心進場畫了一個下午的畫,十分寫意。「在香港,無論你參加甚麼活動,都會有一些人在監控着,但原來在赫爾辛基不會,就連職員也坐下一起畫畫,我第一次感受到甚麼是平等。」在勞碌生活中,發掘出一絲與平常生活不同的感知,或許就是出走的意義吧!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