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壁畫】觀塘後巷一千米壁畫 你有欣賞過嗎?

更新時間 (HKT): 2017.09.30 16:55

周末時,我們都是文青。我們會到PMQ觀看藝術家作品展,會到JCCAC參加藝術市集。香港人,似乎都漸漸變得很懂藝術。但若果把作品展搬到入後巷,沒有冷氣,只有冷氣機滴水時,有誰還願意賞臉?一條後巷,神秘而冷清。除了污水和垃圾桶,還能有些甚麼?

社會企業「全城街馬」的「the BackStreet街後」計劃,以「敢於夢想」為主題,邀請14位藝術家及中小學生,圍繞整個觀塘工業區一條接一條的後巷,創作出一張過千米壁畫畫布。「一個本身沒有人理會的地方,就是它的好玩之處。」外牆噴畫藝術家4Get說。原來後巷,也可以是一個燦爛舞台,令一條後巷,變得不再只用來過路,這些種種,就是街頭藝術的生命。「路過的人做的每一件事,都影響着我。」本地藝術家Bo Law說。

夢想,就是發夢時候想想,常與不切實際掛鈎。我們常控訴香港不讓年輕人發夢,對於藝術家來說,的確。因為夢,不是用來隨便發的。本地藝術家Cecilia Ho說:「我們生活在一個現實世界,很老實,買桶油都要錢。」我們常說,玩藝術的,就要與現實妥協。這是真理,也是事實。為藝術令到自己完全沒有收入,是生存不了的。「我只能說,在我堅持藝術創作的同時,我亦努力去發掘其他可以令自己繼續生存的方法。」因為,你不能盲目地要求社會讓你發夢,而你就真的只懂睡覺。

我們都說,香港政府在抹煞藝術發展空間。2014年,法國街頭裝置藝術家Space Invader在金鐘的作品被路政署以「維修及保養」為由遭移走。政府抹煞香港街頭藝術發展空間,毋庸置疑。幾年過去。香港街頭藝術的創作空間,是否依舊少得可憐?「不只香港,就算在日本,一樣不可以隨街畫的。始終在一個公共空間,大家是應該互相尊重,不是想做甚麼就做甚麼。」Bo Law說。4Get,是一個外牆噴畫藝術家,對於他來說,大廈、後巷、天台、橋底,通通都是他的畫紙。合法與違法,只在於你有否做多一步。他說:「你要去問,問別人的鐵閘可否給你畫,外牆可否給你畫。大部份人都會趕你走,但你願意繼續問,總會有的。」我們都無法改變,這是一個石屎森林,但就從這個森林中,發掘存在中的可能性。

空間,是有的。但會欣賞的人,又有多少?觀塘工業區的後巷一條接一條,午飯時候,下班時候,熙來攘往。人們呢?都總是低頭急行。拍攝時的打燈腳架,反而比牆上的壁畫更能吸引他們的目光。「我不介意的,不可能強迫所有人都留意牆上面有甚麼。」Bo Law說。我們會到PMQ元創方觀看各大街頭藝術家的作品展,會拍照,會分享,會打卡,會跟身邊的人說:「我噚日去咗PMQ睇Invader個作品展,好好睇啊!」那就是說,當作品身處在展覽廳時,我們就突然懂得欣賞了,我們香港人,是懂藝術的。但後巷牆上的壁畫呢?希望一百個人當中,總有一人會停低欣賞吧。

La Belle Epoque曾經在一次專訪中提及到,一個可能是香港街頭藝術的根本問題,就是香港人「心仍是冷」。街頭藝術是無價的,所說的無價,深是價值,淺是金錢。的確,不需要付出一分一毫已經可以觀賞這些藝術作品,但正因如此,香港人根本沒有空浪費一秒駐足停留?今個2017,我們又有觀塘的過千米畫布了,你又會否抬起頭望一望?還是要等這張畫布搬到入PMQ,才會懂得欣賞?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