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情緣】台女嫁游牧民族 沙漠夫妻有冇將來?

更新時間 (HKT): 2018.04.15 10:51

摩洛哥曾為法國及西班牙屬地,融合非洲、阿拉伯與歐洲文化,一次感受三種異國風情。十日九夜的摩洛哥旅程中,東行到達撒哈拉沙漠小鎮梅如卡(Merzouga)。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有台灣人在這裏定居,開辦生態旅遊,希望從生態及文化角度帶旅客認識最真實的撒哈拉,以及因氣候變化而越趨嚴重的乾旱問題。

如何演好「自己」這個角色,是蔡適任一直在思考的問題。45歲的她是台灣人,大學畢業後曾到法國十年半,攻讀人類學博士,中途跑去學阿拉伯舞;畢業後回到台灣,沒進大學教書,反而教跳舞;後來覺得台灣教跳舞的環境與理想不符,她又再一次離開,千里迢迢跑到摩洛哥工作。7年前,她首次到撒哈拉沙漠,遇上游牧民族Lahbib,後來愛上了他,決定在撒哈拉定居。「我覺得我的生命一直在變動,是因為我一直都對自己很誠實。」

很多人跟她說,她很像現代的三毛,因為在撒哈拉有段異國戀情。「我之前不喜歡別人將我和三毛比較,因為她動人是因為與荷西的愛情,跟我在這邊的生活差太遠了。那時候在人權組織,我們一直在倡導人權、女權,覺得非常理所當然,就是個普世價值,可是這個地方並不是。包括說我先生跟我結婚,已經是一個非常驚天動地的舉動,因為他們都是族內通婚,甚至近親通婚。」因為傳統家族與宗教,男性一定優於女性,當地女人的角色就是做家務和照顧小孩,甚至足不出戶。可是蔡適任沒有走進家族期許的角色,她演的是她自己——拋頭露面在外面工作,有說中文的客人就得出來工作——因此衝突無可避免發生。「我先生一直很痛苦,他覺得走向我就背離家族、背離傳統;走向家族,他又不知道該怎樣愛我和對待我。」

家族壓力沒變,理想擔子沒減輕,生活支柱「麥麥」卻走了。於是她開始思考,「我不可能沒有自由,但我一個人無法撼動家族文化,這令我開始想,還可以走多久、走去哪裏。」在沙漠生活,本來就是一場試煉,然而她相信,沙漠一直給她很強大支撐的力量。「比如說,今天我很傷心,可能到沙丘走一走,回來就願意給自己多一次機會。不管未來決定怎樣做,我還是很謝謝我先生跟他的家庭,因為他們也容忍我很多,包括說沒有見過這麼強悍的女人。」

facebook: 天堂島嶼.撒哈拉.蔡適任

鳴謝:土耳其航空、Booking .com、Microworks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