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藝遊】逆權侵佔喻港人失守 歐錦棠話劇憶童年

更新時間 (HKT): 2018.06.08 00:03
歐錦棠在電視圈浮沉多年,終於在劇場大展身手。
(蘋果日報)

公仔箱出身的歐錦棠不單愛在facebook發聲,近年轉而以戲劇表達社會觸覺。由他自編自演的《阿席》以一個唐樓士多逆權侵佔的故事,寓意香港人的立足之地逐漸失守。他自幼飽讀經典、迷戀粵劇,在電視圈鬱鬱不得志,卻在劇場揮灑自如。

《阿席》說一個在唐樓地下經營士多的阿叔(潮州話「阿席」),曾悉心照顧鄰家喪父的小孩,但小孩放洋歸來要繼承舖位業權,慘被逼遷的阿席有這麼一句獨白:「費盡心思要忘記過去的人,他的人生是枉然的。」

這句獨白出於歐錦棠之手,也是他近年感受。

我們的訪問在六四29周年前一天進行,歐錦棠提起:「這城市有太多事『被』遺忘,是『被』遺忘,當年我們都有切膚之痛,現在說要忘記歷史向前看。逆權侵佔在社會到處發生,我們落地生根的地方,忽然有人說要發展,叫我們遷去大灣區。」

歐錦棠把這些童年回憶都寫到劇本裏,例如Walkman和日式書包是潮流指標,哨子糖和明星麵是士多熱賣。但他最記得的是人情味,「那時的街坊鄰里守望相助,一個拍心口的承諾維持幾十年。」

歐錦棠跟三位兄姊年齡相距大,童年最大娛樂是看他們擱下的書,小一追《讀者文摘》,小三讀《三國演義》。他的媽媽是粵劇迷,一家人去完荃灣華人永遠墳場祭祖,再攀個山頭給唐滌生上香。「我得幾歲,問幹麼要拜這位『唐條生』,姊姊說他是寫《帝女花》的唐滌生。」

歐錦棠幾歲會背梁祝折子戲《山伯臨終》,長大了讀唐滌生劇本。他在中學為戲劇學會寫劇本,中四在《新武俠武術雜誌》當兼職記者,但由於數學成績奇差,乾脆缺席數學科會考,故即使滿肚墨水也要預科止步。

歐錦棠曾受抑鬱症和亞氏保加症困擾 ,連婚姻也一度觸礁,最後因宗教而挺了過來,這天太太萬斯敏也來綵排《阿席》。他不會對這些事羞於啟齒,「作為投身演戲藝術的人,有勇氣表達出自己陰暗一面,才不會害怕脆弱,甚麼都演得出來。不是說我沒有害怕的事,只是比較坦然。」

當許多人選擇遺忘,他用文字守護記憶。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