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沙龍】潘玉良 中國新女性畫家的「巴黎攻略」

更新時間 (HKT): 2018.09.18 00:03
來自法國的策展人Eric Lefebvre站在展覽最大幅的潘玉良作品《春之歌》,可見此作以印象派繪畫的光色變化,注入中國風景和她常畫的雙人舞蹈場景。
(蘋果日報)

「五四運動」後中國推動男女平等教育,潘玉良(1895-1977)即負笈法國和意大利,是最早接受西潮洗禮的中國前衞女畫家的代表。不過,她非但不是名門望族、富二代,更是在妓院被贖身的寒貧,其崎嶇身世總是比她畫作的用色更斕斑,更常被熱議。一九九三年電影《畫魂》就是講潘玉良的故事,主角是著名影星鞏俐。

這位一生漂泊的奇女子,生前數次想回國卻無法如願,一九七七年客死巴黎,離世四十一年後香港終於有她的首個個展。亞洲協會舉辦《春之歌:潘玉良在巴黎》展覽,冀藉她約六十幅作品,包含油畫、素描、彩墨、雕塑等,完整呈現這位被喻為「中國女梵高」。記得約十年前我特意飛往台北看她的另一個個展《畫魂——潘玉良》,看到她畫《南京夫子廟》,滲透淡淡的鄉愁,這次看到的是立體的她,尤其是她幾十年在法國的生活。

「潘玉良作品的精采,不僅於她用色之大膽、選材之獨特。創作技法上,她把西方『印象派』及『野獸派』兼容並蓄,同時融入了自身的中國畫語境。」來自法國的策展人Eric Lefebvre以半鹹半淡的普通話續說:「我最欣賞潘玉良出生貧寒,經歷波折屈辱,卻畢生一步一步努力,扭轉自己的命運。」這展覽是亞洲協會女性系列的第二個展覽,以表揚女性堅毅不屈及剛柔並濟的精神,潘玉良以中西相容的筆韻和線條,在舊時男人主導的畫壇殺出血路。

以東方女子的特具細心,潘玉良對色彩有特殊的感悟力,她的中國人物畫都顯現一種特別的異國風情。是次展覽集中在潘玉良第二次留法期間的創作,好似她的一幅《春》,是迹近於野獸派的奔放作品,一群裸女環舞於野地,乍看與歐洲當時前衞的作品無異,然而裸女的頭髮是黑色的,樹林也是中國典型的桃林。她有一幅作品名為《屠殺》,揭露法西斯罪行,可惜這次不在展覽之列。

Eric介紹,從歷史角度來看,潘玉良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的作品最關鍵,「那是她自家繪畫風格成形的時期」,之前她不幸身世與跌宕的人生,影響了她不斷的探索,整個過程在她是次作品中展露無遺,不少作品為國家一級文物。

一九四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巴黎淪陷,潘玉良生活陷入了困境,無錢買顏料畫室又被德國軍隊徵用,她不得不搬走過難民般的生活。窘迫的潘玉良卻依然硬頸,試過有某德軍看中她作品欲買下她卻不肯減價,最後畫作被割爛她也不就範,努力做個獨立的人,猶如她一直對抗畫女性胴體被喻為不雅的束縛。

看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傳記電影《點止草間彌生》、《延禧攻略》的魏瓔珞,到潘玉良的故事,我發覺成功女人除了高調、進取、敢言之外,更重要有冒險精神,跳出自身的安全圈打怪升級,懶理命運再多舛,猶如草間彌生之勇闖紐約、瓔珞由圓明園重投紫禁城、潘玉良由中國隻身到法國,拼命地扇翅博翔,以濃墨把生命的激情躍然畫布。

一九五六年五月,五十七歲的張大千第一次赴巴黎舉辦畫展時,第一個就要見六十一歲的「玉良大姐」,更由潘玉良和趙無極陪他去尼斯拜訪畢加索。

巴黎聖母院的鐘聲在塞納河畔上空回蕩,幾百年如一。潘玉良寂寥地安葬於蒙巴納斯墓地,去世時沒有親友在旁,安份做一個流落異鄉的中國畫家。

採訪、攝影:鄭天儀(部份圖片由亞洲協會提供)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 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