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序劉天賜先生自傳(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19.03.09 00:02

初識劉天賜君,於一九九五年,其時他已由電視廣播公司退休,半歸隱於多倫多園居為讀書寓公,半回流於香港報業為顧問清客。

但見其人鬚髯修幅如劍戟,衣袂飄逸,隱然有阮籍之叛傲;卻又言詞吞吐如珠玉,粲然有東方朔之諧趣。學品有中大新亞神采,質器有嶺南師爺餘風。後來才知道,其番禺劉族,家學淵源,兼得珠江古韻與香港殖民交匯之粹。

劉君曾經影視圈,由編劇至電視劇總監,觀戲有時,閱人無數,桃李天下,弟子江湖。喜劇滑稽,固一技精長;唯悲曲怨調,亦諸法觸通。他是香港戰後一代能將戲劇人物與生活人性,虛實交融活編即演,而又能圓貫活用,深知在命途吉凶之隙進退之道的第一人。

劉君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卻並非象牙塔內儒士,亦非桃花源中漁樵。他化哲理為戲劇,能看通人生這座舞台的台前幕後,也洞悉戲台此一道場的殘酷。於世情,若兼有莫里哀和契訶夫之智,集犬儒與幽默於一爐;於人性,隱然有王爾德與蕭伯納之澈,釀含蓄與人情在一尊。與他相交同行,凡二十年有餘,我常在傳媒的公餘、廣播的暇隙,聽他縱橫說軼事,經緯論掌故,其閱歷之漪盛,思考之慎豐,實為驚人。

於朋輩,劉天賜先生重義,可師可友;於老闆,他盡忠,宜將宜臣。不識劉翁者,有時以為他口舌乖給而圓滑,知天賜者必熟悉他底線明晰而堅毅。淺見者惑其韋小寶於外,深交的知他郭靖於內;酬酢處他時為應伯爵,唯危難時他其實是劉伯溫。入幕而輕權位,出道而無垢塵。

他的興趣廣雜:奸佞諸事,淫婦列傳,神蹟鬼物,笑料異聞,其中以微觀著,以淺證深,無不趣開朵蕊,道見雷霆。

他年屆七旬,為當代寫了無數好戲,呈現銀幕,盡皆大千虛構故事;所欠後世,堪藏名山者,唯此書之一己實錄心跡。讀此傳如閱香江七十年繁盛重演,人間半世紀哀樂環生,盡見浮雲落日、水月鏡花。昨夜話星辰,人蹤方寂寂,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其堪喜歟,其可嘆耶?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