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籽人話】黑豆做卅周年婚戒 大豆博士:「種豆可解決糧食危機。」

更新時間 (HKT): 2019.05.06 06:00

辦公室,貼着「豆務如意」、「代代平安」等揮春,門上還掛着一抽幾色的膠豆掛飾,是他買來送給學生們的小禮物。研究了廿年,他笑說:「我都仲好鍾意食豆製品㗎!豆豉、枝竹、豆奶,我統統愛食。呀!女兒小時候對牛奶敏感,不喝奶粉,都是喝豆奶大的。」他的家庭車車牌「G-Max」,即拉丁文大豆的縮寫Glycine Max。當年他有篇很重要的論文,刊在《自然遺傳》封面,太太就買給他做慶祝禮物:「本來想買『Soy Bean』,不過怕有人爭,維x奶要爭我都輸啦!Glycine Max冇人知,我就可以底價投得,哈哈。」表情盡是得意。去年是他跟太太結婚三十周年珍珠婚紀念,他精挑手上最圓最閃的兩顆野生大豆,以大豆莖作指環,手作成大豆戒指,在眾人見證下,再為太太戴上。廿多年來,他對大豆的愛,無處不在。

時間,回到1997年。他在美國修畢博士準備回家,全球最大種子供應商Monsanto以高薪厚職獵他頭,對方甚至提出幫他一家移民,讓他專心研究,他想都不想就拒絕:「我還是想做自己的研究。」97年,移民喎!原來當時少年的林漢明在甘肅認識了一個研究種子的科學家,她為山區的貧民改善農業,但豐富的研究資料無人繼承,加上甘肅農業科學院張國宏的幫助,他決心放手一博。

一切 由幾顆豆開始

回到中文大學,回到他舊日工作的小實驗室,1998年,他在那裏與學生建立自己的團隊。翻開沉甸甸的舊相簿,年輕林漢明跟學生們BBQ、打桌球,逐個點名「好懷念呀,那時人少,我們跟學生關係好Close的。現在這個去藥廠工作了,那個做教師,那個做保險...這個也去藥廠工作了。」

「剛開始時沒錢沒經費,好多研究都是我自掏腰包做的,還好我跟太太生活都很節儉。」研究室裏沒櫃,沒椅子,沒有觀察大豆用的養殖箱,都是在垃圾站撿回來,或以舊燈座及廢木,跟學生自己揼的。未有田或溫室,幾個膠盤子,幾粒大豆與泥,就開始研究。植物的每個成長期,熟成期不能錯過,有時半夜1點召集同學開會至朝早5點,回房睡梳洗一下,又回去上課。除了太太規定,每晚8點前要給小囡兒講故事,逗睡覺後才准再回研究室工作,寒暑假或者下種時節,他又跑到中國各地做考察做研究。

一直付出,然而做植物研究跟其他研究不同,得配合天時、季節,等種子發一造芽成長,最少都要幾個月。失敗了就要等到明年。漫長的研究,挫折、失望、久久未能發表研究報告、申請不到資源,讓他跟學生們,度過頗長的一段低潮期。曾經,窮到付不出糧,要讓合作得很久很好的同學,一個個離開團隊。學生問他「這樣做,值得嗎?」讓他心裏戚戚然。「我想,若我去做藥業,去醫人嘛,大家會更開心吧。」畢竟,大家都不認為,落田,甚至跑到世界邊沿去落田,是一個博士須要做的。「大家會否覺得我不務正業呢?」摸着剛剛的厚相冊,向來笑笑口輕輕鬆鬆的林教授,聲音都沉了下來。到底是甚麼讓他堅持與硬頸?

大豆 讓貧瘠土地變豐沃

原來,除了食用外,大豆可以固氮。我們空氣中有78%是氮氣,我們吸入多少呼出多少。但大豆卻可以將氮氣轉變成安基酸及蛋白,融入土壤。一公頃土地一年可固氮一百公斤,不必農藥,不必污染環境就可令土地變得肥沃。而將大豆,與粟米等植物梅花間竹地種,可維持土壤中的營養,維持土地的生產力。同時他看了一些書,其中一本是《誰來養活中國》。戰前中國大量出產大豆,並出口歐美。戰後中國經濟發展,人口增加,需要更多食物與肉,種大豆的農地,改成經濟效益更高的棉花、水稻;至今,中國八成大豆都由外地入口。據記錄,2013年美國出口58億美元的大豆,當中有36億美元就是中國買走的。這些年來他不停往返中國高原、甘肅等黃土地與實驗室,找尋在極旱地方生長的野生大豆,研究它們的DNA,希望可以找到,或研究出能耐旱,且能食用的超級大豆。上月他去了南非,去了曼德拉成長的小鎮,在他唸的小學旁邊,試種大豆。那裏的科學家告訴他,雖然種族隔離年代已結束,南非人已有投票權,但長久以來大部份發展土地仍在白人手中,黑人小戶只得小片的土地,難以改善生活。希望可以種到像大豆這類作品,拉近這些黑人白人間的差距。他期望,將沙塵滾滾的黃土地,變成綠油油的田野;對我們而言唾手可得,不起眼的大豆,竟擔此重任。

至今,他們研究了世界近千種大豆、野生大豆,培殖過近五百種實驗大豆,研究裏面的耐旱基因。最後,找出三種,能在世界各地,許多乾旱高原地區生長的大豆。 隴黃1號,擁有純白「肚臍」,所以食品公司較喜歡靚仔的它;隴黃2號,可以在最貧瘠的,高海拔的山區種植,協助讓土壤變得豐沃; 隴黃3號的適應能力最強,應該可以在中國更多地方種植。他們已把這些黃豆送到南非曼德拉小學旁的空地,期待11月當地下種季後的成果。他說 :「那個小鎮的南非名字,譯成中文就是『信念之地』,我們把那片田起名『希望之田』,種出來的,是友誼之豆。 」面上難掩興奮之情。「我們太富庶,我們不知道,產生糧食背後有好多努力在。我們覺得藥好重要,是我們城市裏的一個概念,要說服大家去支持做農業,實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些挑戰未殺死你的話,你會變得更強大,所以千萬別死(笑)。」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