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血滴子(林夕)

更新時間 (HKT): 2019.05.28 00:02
(蘋果日報)

有對中台政治運作嫻熟的台灣高人,姑且成為台高人,台高人安慰說別太擔心,「逃犯條例」基本上是針對攜大量走資的大陸商人,其他的,不會隨便動的啦。

噢,原來這這樣,我們都是白擔心,虛驚一場了喔。台高人此番美言,實在抬高了權貴資本黨的名聲,看低了共產黨的手段了。台高人又說:「你又不是逃犯,只要不犯事,怕什麼?」哎呀,即使我不怕,也會為香港人怕。怕什麼,怕血滴子耶。

稗官野史所載雍正發明的神秘暗器,能飛啊飛取人首級於瞬間,雍正要拿誰就拿誰。厲害不?恐怖不?

我把這區區一條「基本上主要針對走資非法大陸商人」條例,比作血滴子,是不是像港府推銷員所說,一般市民不明白,所以需要解釋,不必反應過敏?不,首先是走資商人,然後是經濟犯罪,然後呢?適當的時候,就對付異見份子了,省得用洗頭艇那麼鬼祟。

如何才是異見份子,太容易了,慣了身處以前的香港,講什麼話都如呼吸一樣自然,一時忘形,錯認他鄉作故鄉,然後講啊講,又不知覺去了大灣區吃生草魚片,杯盤狼藉高談闊論之際,繼續「國內國內」的,這算不算有「港獨意識」?即便我剛才寫的「他鄉作故鄉」,也可能帶有「港獨」遺毒,若遇上同場有毒辣的生意對手,講完了怕不怕會被舉報?

別怕,別怕,跟他也有交情,不會的。回港後,以前若是怕,就別往內地跑好了,之後呢?不怕,上頭不會這樣興師動眾的,不值得。是的,我也覺得這等程度不必過份驚恐,只要別想太多,別說太多,就沒事了,是一等良民了。

至於那壓在心裏的石頭,真的會自動消失?我不信,即使不必要的不安也是不安,誰知道什麼時候又忘了形,在「國內」,不,在內地隨心所欲隨口講了不該講的話?唯一避免出事的方法,就是活得誠惶誠恐,謹言慎行,防範別人,惴惴不安,怕隨時惹上無妄之災。你說,像不像頭上有個血滴子在監視你,隨時取你人頭?

共產黨這招高啊,只要奪去所謂「免於恐懼的自由」,其他自由就不必多說,試問誰還敢說三道四?這叫一石眾鳥,一網收盡還何必又廿三條?

台高人聽罷,也表示欽佩拜服,難怪當年鬥不過共產黨。所以我打算改稱他為台中人。嗯,他說這條例是要對付誰誰誰,這是妄議中央罪,我要舉報,他以後持中華民國護照來香港,也有點點怯怯的,頭上有個血滴子盤旋,試問誰能未怯慌?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