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伊朗2/4】搞生日會飲酒都犯法? 伊朗人「非法生活」越禁越放縱

更新時間 (HKT): 2019.07.13 06:00

「Everything in Iran is illegal!」(伊朗的一切也是非法的。)

生日派對中,吸了口水煙的伊朗朋友Mehdi緩緩吐出煙圈,笑嘻嘻對我說,總結我在德黑蘭短短幾天的感受,種種對伊朗的預想與迷思隨即打破。伊朗政府強權統治,沒有完全使伊朗人噤聲;政府禁開party,伊朗人狂歡極樂;禁安裝西方電視頻道,家家戶戶都在看BBC、USA等電視台「勾結外國勢力」,戲院禁止上映西方電影,等三個月便能下載最新的《復仇者聯盟》,更有人偷偷安裝Netflix。伊朗封鎖facebook、YouTube、Telegram等應用程式,本地人手機必備VPN翻牆上網,跟你和我一樣睇片打機看書做功課。Telegram 和Instagram是伊朗人最愛的通訊軟件及社交平台,名人KOL、模特兒也愛在IG分享生活、時尚打扮,雖然當局於年頭宣佈將重推IG禁令,但國民普遍置之不理。因為自覺落後於別人,伊朗人都希望擁抱普世價值和文化,上網成為他們通向世界、與人連結的出口。

伊朗人都愛在家中宴客,參與了朋友Bahram為女友舉行的一場驚喜(及非法的)生日會,看到波斯人骨子裏的瘋狂與頑皮:在室內燃起「滴滴」煙花,轉個頭戳破我頭上的氣球裝飾;播着今季大熱波斯快歌,以特別的拍掌方式Beshkan邊打拍子邊跳舞,男女一起嘆水煙,把藏在櫃底的自家製伏特加拿出來,小酌一下。伊朗穆斯林都會因應各自虔誠程度,去遵守伊斯蘭教規則。餐廳一般提供沒有酒精的啤酒讓人解癮,除了自家釀製,當地人也會在黑市買酒。

在敏感時期前往伊朗,讓我對這地方有更深刻的認知。到德黑蘭的日常生活、貿易中心大巴扎走一轉,經濟制裁下商戶、平民對美國的控訴似乎也在預期之內。伊朗每天貨幣滙率浮動也大,特朗普重施制裁大半年,貨幣大幅貶值,通貨膨脹嚴重,生活指數和物價變高,伊朗人均家庭月入約只有2,000多港元,在街市偶遇的伯伯對我們說,他月薪原本有200萬Toman(即約2,000萬里亞爾),制裁前約相等於約660美元,現在貶值到140多美元,負擔不起生活。制裁同時封鎖進口某些外國藥物,令患癌症等重病的人難以獲得適當治療。

「伊朗人在8年兩伊戰爭中活過來,也抵抗了40年經濟制裁,若想考驗我們的抗壓力,可放馬過來。」導遊Amir跟大部份伊朗人一樣頑強,生活雖苦,絕地求生已成他們的本能。做燈飾生意的Bahram,制裁後無法再從中國等地進口原材料,被迫在本地工廠生產,成本比進口便宜,養活工廠20個工人,刺激當地產業;美國禁止伊朗人跨國轉賬,伊朗人不能從外國銀行傳送或接收金錢,影響不少生意人,曾在馬來西亞居住多年的旅行社老闆Hadi回流伊朗,用盡辦法在德國等地開戶口,讓客人能轉賬,「伊朗人拼命逃離國家,但我們卻看到機遇,如旅遊平台booking.com不能訂到伊朗酒店,我們可經營自己的住宿平台。」

習慣受限,才能創造無限,已經不只一位伊朗人這樣跟我說,「而且我們捨不得離開伊朗,即使它多壞,也想共同進退。」共同進退。近來聽來最悅耳的一句話。當一個地方危在旦夕,仍能義無反顧守在原地,即使如臨大敵,舉步維艱,你也不願意離開。對自己地方的深愛,就是這樣簡單。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