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式快活1/5】本地人熱情實錄!請食飯供住宿塞信用卡你用 記者「5日都畀唔到一次錢」

更新時間 (HKT): 2019.07.20 06:00

如果說五千年建築和風情萬種的美女是波斯特色,伊朗人的善良和熾熱必然是最亮眼的文化遺產,即使對此地認識不深的人,也聽說過當地人的世界級熱情:街上走一圈總會認識到新朋友,拍照的拍照,交換電話的交換電話,更會邀請你回家作客。是次到德黑蘭採訪,有幸跟本地人一起生活了10天,親身體會到名不虛傳的好客之道,原來源自背後一種有趣傳統文化。

飛機劃過雲層,連綿不絕的赤紅山脊外,是滾滾黃沙中冒起的首都德黑蘭,高空俯瞰這個伊朗比較現代化的城鎮,雪山圍繞高低不一的樓房,沒有泥黃色的中東方形房屋,沒有宏偉清真寺圓穹頂,想像中波斯式的詩情畫意,被塵土飛揚、像褪了色一樣的市景戳破。眼下的德黑蘭有點老舊,好像輝煌的五千年古波斯文明、古蹟、禮節,也蓋上了一層灰,看不到底蘊。直到遇上熱情如火的伊朗人,瞬間把這個第一印象打破。

踏出機場,特地請了假來接機的受訪者Marzyie身穿醒目紅色運動衣,拿着名字牌,跟男友Bahram站在角落向我揮手,飛機下午5時40分抵達,他們卻早早在5時到達,把兩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載回家。德黑蘭的屋都很大,不婚不生小孩的二人在我們飛到伊朗前,已說要招待我們在家留宿,更清空主人房,兩人把被鋪搬到大廳做廳長。管交通接送、管三餐、管行程、管娛樂、管聯絡,他們特地請了幾天假,只為陪伴我們出入,生怕我們受騙、迷路,遇上不好的體驗。他們說機場買電話卡不化算,就帶我們到商場小店;從櫃員機提款後,以本地人滙率跟我們換錢,更硬塞了張信用卡給我們,方便購物消費。

Mahdi把Iftar形容為「小吃」,份量卻一點也不少,實際上是一頓波斯盛宴,能吃到餐廳伊朗燒烤肉以外的傳統家庭菜。地上鋪花紋餐布,菜餚都以波斯瓷器和玻璃碟盛載着,單看聚餐前的張羅已叫人期待。他們會先以糖、麵粉炸成Bamie及糖漿棗作小食,穆斯林禁食後血糖低,甜食能令他們回復能量。除了伊朗晉餐時必備、以牛奶發酵而成的鹹酸奶Doogh飲品和酸奶沙律,伊朗傳統主餐一般吃Abgosht──以牛或羊肉、扁豆、薯仔燉煮成,把肉豆和薯仔捶碎,肉汁分隔做湯;由豆子、蔬菜、麵條熬成的Ash-reshteh是波斯濃湯;以洋葱、茄子和香料煮成的Kashke Bademjan,配上中東薄餅;而我最愛的Tadig飯焦是伊朗人的拿手煮飯秘技:把油、鹽放在鍋底再加米和水,煮出來的飯就厚厚蓋着一層叫人欲罷不能的香脆飯焦。

伊朗人晚餐時間比香港人還要晚,加上是齋戒月,9點過後才吃飯是平常事。採訪幾天中,我們都無法付上一頓飯錢,各個受訪者不是帶我們到有live band的茶館吃波斯菜聽歌吃水煙,就是到鋪上地毯、風情萬千的茶座吃燒雞,飯後強行畀錢,是每餐飯也重複的情節,你是連把錢拿出來去「爭」的動作也做不到,因為他們早在你不發現時付錢了。

伊朗人熱情固然源自於波斯人傳統禮儀,同時因為他們長期被西方世界制裁與誤解,希望讓願意走進伊朗的人,看到他們真實一面,「西方傳媒常把伊朗塑造成危險又極端的國際形象,叫人別去伊朗旅行,其實都是政治宣傳,如果伊朗人想跟世界交流,所有旅客也是我們的發言人。我希望你們能感受到我們的友善,跟朋友家人分享,我想是在這段艱難日子最能夠做到的事。」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