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黑幕】「黨鐵」煉成之路 車長歎警察控制港鐵:「我哋做到嘅好有限」

更新時間 (HKT): 2019.09.22 06:00

近日示威行動蔓延至港鐵車站,把港鐵推上風尖浪口。要找前線港鐵職員受訪,亦困難重重。有職員指白色恐怖籠罩,篤灰潮四起,不敢接受訪問;曾接受訪問的車長,慘被標籤,受盡壓力;終於有前線職員答應受訪,卻突然失去聯絡,幾經波折,才找到恆仔(化名)。恆仔是一名港鐵車長,問他為何走出來發聲,他說:「我不是為公司洗白,我只是想公道一點,說給不同人聽港鐵內部發生了甚麼事。」

「很多人都認為港鐵內部有很多藍絲,的確是,尤其他們快將退休,已經上岸,常常說暴徒該死。」恆仔又說:「我知道有些經理級的,之前是輔警;公司保安部的主管,以前是警察。」因此職員不敢表明有反送中立場,怕被排斥、針對,「最擔心是他們對上司說,這個人工作不行,會影響升職。」

恆仔不諱言:「這間公司,真的很小器。」例如六月十六日反送中二百萬人遊行,有車長透過列車廣播為香港人打氣,「我聽說有同事被問到那段時間有否駕車,會叫你說一次『香港人加油』,看是否你的聲音。」恆仔參與過兩次港鐵職員實名聯署,譴責公司決策失當、警方濫用警權,「知道參與聯署的,很大程度不能升職,亦被人記了名。」

八月五日「全港大罷工」前夕,港鐵職員收到匿名電郵,指會把罷工人名交予人事部,恆仔證實罷工當日,各站要報告請假員工的編號、名字,「有何用途就不知道了。」不少職員怕被秋後算賬,不敢罷工和聯署。「罷工的職員,我想只有幾十至百多人。其實我們一早已表態想罷工,奈何有很多年資長、深藍的職員回來加班。罷工的人少,回來替補的卻有很多。」他續說:「我們都有上討論區看過,說車長不罷工,出聯署信又有甚麼用?對不起,我們做到的事太有限了。覺得無辜是當然的,但身穿這件制服,我也沒有辦法。」

崩壞源於配合警方行動

恆仔回想在反送中運動初期,市民相信港鐵能幫助他們。信任崩壞的源頭,源於7.21元朗襲擊事件,列車進元朗站後任由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乘客;八月二十二日《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相繼譴責港鐵運載「暴徒」,港鐵翌日在觀塘遊行前,暫停彩虹至調景嶺的列車服務,此後多次配合警方封站,甚至容許警方在站內發射催淚彈、開槍;8.31太子站衝突,警方截停列車、施放胡椒噴霧、大揮警棍,傷及乘客。凡此種種,令市民責罵港鐵淪為「黨鐵」,甚至以跳閘逃票、破壞車站表達不滿。恆仔堅定地說:「我跟部份同事談過,就算示威者把整個站拆掉,我們也不割席。因為錯不在我們,而是公司做了一些行為,出賣香港市民。」

他指公司內部有指引,要職員配合警方工作,「所以就算公司叫我們運載警察,我們也只能硬食。」他從其他員工口中得知,警方曾在控制中心建議港鐵如何控制車務。他質疑港鐵變質,淪為政權棋子。然而港鐵何止出賣了香港市民,更有一眾港鐵職員。

不論在7.21元朗站或8.31太子站衝突,車長皆成箭靶,被指摘不顧乘客安危,依舊停車、開門,甚至清客。恆仔無奈地說 :「車長做到的事非常有限,只是根據訊號開門、關門、行車。」他又解釋:「車長絕對無責任清客。那些車長對我們說,對頭人只是控制中心的行車控制主任;而決定清客的,要總行車控制主任才可以做到。」他表示,原來在7.21當日,很多港鐵高層在青衣控制中心,「他們在閉路電視看到元朗站大堂發生嚴重打鬥,可即時叫西鐵不停元朗站,但他們最後都沒這樣做。」

擔心8.31逆權車長

高層不釐清責任,前線同事依足指引,卻有冤無路訴。「公司任何內部事務都不可以對外公佈,無論市民對我們有質詢,都要叫他們找公司事務部。所以你見到7.21女車長走出月台,被質問為甚麼要開門,她說『你不要問我了,我不能回答』。」

8.31太子站事件,恆仔曾拜託同事找過當時值更的職員,但同事只言「冇啦,冇啦,找不到」。恆仔指他們如同人間蒸發,並解釋:「我相信太子站的同事都選擇不出聲,或隱藏自己、不敢說話。」

恆仔嘆道:「其實我們已經盡力了,但真的很無力。」聯署過後,港鐵車務總監劉天成仍感謝警方,又向車務處員工發公開信,表示對員工受欺凌感到痛心。問到港鐵是否體恤員工,恆仔冷笑一聲,說:「算罷啦!恩咩恤,講笑咩。」他指職員保護裝備相當有限,「公司只會讓我們借用安全帽、眼罩,與一些外科口罩。」他又語帶諷刺地說:「我知道幾位車長因吸入催淚彈不適,放了幾日假。公司說會安排一些心理輔導熱線,我相信他們都會收到幾張超市現金券。」

他坦言,很多港鐵職員默默支持示威者,但大眾未必知悉。例如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之初,有職員開無人閘,令乘客快速離去;車站職員會開會討論,如何加開班次疏導人潮;有職員故意帶警察走錯路,又有車長接載警察期間「突然」肚痛。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8.31有列車駛到太子站,車長不依指示打開車門、不理警方狂按緊急掣,把列車駛離。他低下頭、頓了頓,沉聲說:「我很擔心那位師兄。他見緊急掣亮起,應該要停車;因為在月台上,更應把車門打開。他違反了公司守則,很大機會受到紀律處分。」

熱愛鐵路 無奈爆離職潮

因為公司立場影響,恆仔說近日離職的人很多。他坦言打算轉工,但無奈地說:「其實我本身是喜歡鐵路的。」他解釋:「不論在站裏工作、或在車隊也好,做了很多事,可能大眾不知道,但我會在當中找到滿足感,覺得自己付出的汗水,能幫助他人。」

加入港鐵,是夢想成真,同時是幻想破滅。他回想有天夜深下班,身穿制服離去,有幾個少年問他:「你們是不是完全為警察、政權服務了?」恆仔難忍心酸,只能對他們說:「很多職員支持現在年輕人做的事,你們要注意安全。」毋忘初衷,他始終守着初心,是要服務大眾。談到聯署、談到罷工、談到冒險接受訪問,他毅然道:「我無力,但都希望可以做得更多。」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