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獎設計】23歲仔憑反色盲圖揚威柏林 新猷研究交友App偽裝形象點呃Like

更新時間 (HKT): 2020.01.05 00:05

若你看到七彩圖版上的數字,表示你有潛在的色盲或色弱;若看不到,方為正常。全球只得8%的人能通過測試,因為其實每12個人就有1個人有色盲或色弱問題,「即係一圍枱食飯就有一個。」但因為似乎「不太影響生活,所以大家冇理,如常過活。」

唯一港人個人名義獲獎,與華為、三星齊名

每年11月,在德國柏林都會舉辦「紅點設計大獎」,在業界是個盛大的比賽,因為許多大公司大企業,都會以蟻多摟死象式掟出好多好多設計作品作賽。今年就有八千多個作品參賽,只得72個獲Best of the Best in 2019設計殊榮。而23歲的社會設計師的黃朗曦Pallas,憑一個世界最難的反色盲測試,以個人名義獲獎,與華為、三星等公司齊名,也是唯一一個以個人名義獲獎的香港人。

簡單逆思維,讓人深思

他的作品曾在去年倫敦光影節展出。配合音樂及燈光,吸引到百萬人停留及參與。「紅點設計大獎」的評審就說:因着一個簡單逆思維,吸引到上百萬人參與,反思的逆思維,讓他獲獎。這個社會有好多有需要、但被忽略的人,也可希望提高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同理心。一張圖,背後觸發的思考,讓人深思。

思緒跳躍,滿腦子Trivial小知識

Pallas年少時患有躁鬱症,香港的教育,給他太大壓迫,家人很早就將他送到外國讀書。跟他聊天,思緒大跳躍。正在講A,靈機一觸突然跳去B。Pallas腦裏存放了積存多年的Trivial小知識(細碎,不重要卻又有趣的資訊),有好多古靈精怪的想像及反思。「我正在研究緊兔仔、羊仔、鹿仔的屎,都是圓碌碌隨風吹走的,會否因為怕容易被發現隱藏位置所以這樣;而獅子、老虎、人的屎,都係黏嗒嗒的,不怕話你知我領地在哪.....」呀.....因為草食肉食關係?因為腸胃唔同?「都可能的,但可能有啲嘢我哋冇諗過呢?」如他小時就不太認同待用咖啡:「『待用』的想法很好,但是『咖啡』就不太好,那似乎不是無家者最需要的東西。若同時可換成熱菜、麵包等就好了。」無聊? 但想像假設然後真係去找答案,才是他的成長方式。

你失去一些能力,卻總會在其他地方比別人強

他讀書時當電競隊的管理人,知道咀嚼15分鐘香口膠,集中力及反應都可以提高。所以當他擔任電競組管理人員時,賽前全團人都在咀嚼香口膠。又會開啟畫面色盲模式,增強畫面對比度,以便易於發現色盲者。他再翻查資料,發現普通人能看出25層不同層次的灰色光影,色盲者可看出50層。「二戰時期,德軍甚至專請色盲者做哨兵,因為他們能更快速看出樹林或霧影中的迷彩衣。我覺得,你失去一些能力,卻總會在其他地方,獲得另一種比別人強的能力。」

用社會設計聯繫人與人之間的愛心

他有朋友是色盲或色弱患者,他們也許分辨不了香蕉熟了沒(除非熟到出黑斑),煎牛扒要靠手感,否則好難看到熟成顏色。其實色盲或色弱者在生活中還會遇到不少小阻礙,但係,「又唔使死嘅。」大家未必在意,又如我們去買演唱會門票時,許多時都以顏色分辨不同價格區域,色盲者要靠編號看分區,可能反應較慢;搭地鐵方面好多路線都以紅、綠色作分辨,色盲者(紅、綠色盲或色弱者較多)會混淆港島或東鐵線的顏色。日本的鐵路圖除顏色外,也會代表該線路的字母及數字作辨認,也方便不同人士。Pallas:「我會認為大企業或政府,能做的只為他們送上標籤或名份,有時卻忽略了他們太微小的需要。我想做社會設計,可以用社會設計聯繫人與人之間的愛心,用設計創意帶動整個世界思考,讓世界變得更好。」

訪問尾聲,他說相士給他贈言,若今年識不到女朋友,便注定要等到44歲才有「第二春」。於是他參考外國一個App,製作交友App加速識女仔。然而第一頁,廿個不同髮型形象,Cool的、親切的、花拂的男孩,愛入廚的、愛看藝術品的、愛吃叉燒的自我介紹,統統都是他!他爆笑:「係呀!你唔Like任何一個我、跟我聊天,係唔會有其他男仔資料彈出來的!哈哈哈!」同時,他也想統計一下不同顏色、形象,自我介紹用詞類型,看看哪個較吸引,或吸引到甚麼樣的人來Like。「其實這都是個包裝的社會,所有東西,是否都可以作計算呢?我冇答案,但又想試看看。最緊要,我真係想識女仔嘛!哈哈哈!」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