駿洋邨日誌│一家三口同瞓一張雙人床險中招 隔離者:我哋入嚟唔係感染病毒!

更新時間 (HKT): 2020.03.18 06:00

在上個月2月20日駿洋邨隔離營開始啟用,第一批入住的是停靠在日本橫濱的郵輪「鑽石公主號」,其後陸續有不同的人入住隔離。而在2月28日,港府向意大利發出紅色旅遊警告,並於 3月1日零時零分起,所有由意大利艾米利亞——羅馬涅、倫巴第及威尼托地區,包括從博洛尼亞、米蘭、威尼斯及維羅納抵港人士均須送往檢疫中心。

C先生與姐姐、媽媽一家三口在3月2日乘飛機抵港,由於在他的旅程中到過政府要求隔離的三個地方,因此他回港前已預料,在下機時會有衞生署的人員安排他們到駿洋邨。但怎料下機後也與平時一樣,也是照常在機場內行走,直至去到入境香港時才有關員舉起一塊板,內容是問有沒有去過意大利的三個地方、韓國大邱這些地方。他認為十分兒戲,要是有人存心講大話,明明去過這些地方也可以否認,這樣根本是隔離不到須要隔離的人。他認為這種隔離政策存在一個十分大的漏洞。

當C先生一家三口到了駿洋邨,率先看到的是民安隊的時候,他們對C先生說:「上面甚麼都有,你們要甚麼便有甚麼。」聽到民安隊這樣說,C先生他們也沒那麼擔心,但是當他們上去所分配到的單位後,令人驚訝的事便發生了。C先生一家三口只獲分配一個單位,而且是沒有房,在廳中只有一張較為細小的雙人床。C先生認為這樣的安排根本是完全不合理,他們一家三口分別是兩位成年女士及一位成年男士,他們根本不可能同睡在一張細小的雙人床上,在情在理也於理不合。最後經他們幾番爭取下,才可以讓他們一人一間屋。他指摘衞生署完全不理會他們的死活,在他們眼中,要麼一家人互相感染,要麼全家都是健康。C先生認為:「我覺得是一個基本的要求:當局去提供一個良好的隔離環境給我們。」

除了住的有問題之外,大家最關心的當然是食物,C先生形容飯盒的選擇雖然有四個,但是當中的分別是非常之小,如像A餐:粟米斑腩配菜及飯,B餐會是粟米班腩配意粉,選項雖然有數個,但根本是同一樣的東西。記者叫他形容一下食物的味道,他說:「十分難吃,根本是朱古力味的屎,或是屎味的朱古力!」因此他也只好胡亂挑選,有東西果腹便算了。

在駿洋邨這十四天,C先生認為被隔離在心理上已經承受很大的壓力,很多問題須要去面對,在第四天的時候,出現過微燒,37度;而第九天更不幸地有喉嚨痛的症狀,當他向醫生查詢時,醫生表示可以繼續觀察身體情況。到第十天的時侯,C先生繼續有點喉嚨痛症狀,因此C先生便要求提早檢疫,他說:「若果我一不小心中了,我也想及早醫治。」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